写写画画玩玩。

来lof为了玩得开心的∠( ᐛ 」∠)_

认真你就输了☆

好饿啊!!!!!!!!!!
为什么没有太太奶我一口嘉卡粮呢!!!!!!!!
自割腿肉好累哦(´;︵;`)
周日去展子玩儿,试图明天产出嘉卡
啊!!!!!!!!!!
嘉德罗斯和卡米尔!!!!!!!
围巾!!!!!!!
甜食(高热量食物)!!!!!!!
性格冷热极端!!!!!!!!
反正都好可爱!!!!!!!
组!!!!!!!!!!!

+

我靠我好饿啊我要自割腿肉了!!!!!!!
嘉卡怎么这么可爱啊!!!!!!!!!!!
粮呢!!!!!!!!!!!!!!!!!!

+

日常摸鱼,一个私设的死神卡米尔x
马甲变成了风衣。帽子上的羽毛改到了镰刀上。镰刀上还有一个小小的雷电符号。私心短裤和吊带袜。手套上有一个小骷髅头。围巾上那个是“禁止生存”的意思。
画的时候满脑子想着“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死神啊我甘愿把我的灵魂给他”
卡米尔世界第一好,嗝。

+

早安!
一朵正在小憩的菊fafa。
菊君不是会打呼噜的男生!请把zzZ脑补成呼吸声!x

尝试复建,半年了该给园子除草啦(←←

+

指绘一个卡卡。
他超可爱。是天使。
晚安🎵

+

【凹凸世界/雷卡二十四节气接文/立春-《回忆录》-闪闪发光的!!】✨

抛砖引玉。
幼雷卡。
私设。
约莫四千字。

文/俟华

在卡米尔模糊不清的幼时记忆中,自己的母亲是个博学多才的女子。

模糊不清的是母亲的样貌,只隐约记得她称得上是眉眼清秀的。记得清晰的是母亲的声音,也不知该形容是无力还是温柔。有着这样相貌的母亲用这样的声音教导他,领他体会这个世界。

“卡米尔,你的名字是卡米尔……我的孩子。”

Camille,Camilla的异体。拉丁语的含义是“圣餐侍者”。

卡米尔是长大到一定年纪了才知道这个名字的含义,随后他愈发觉得母亲博学多才了。真是贴切地形容了他的存在啊。

卡米尔很小就知道自己是是雷皇星皇族被抛弃的私生子,只是不理解这个词是什么意思罢了。待他长大了一点儿,接受了来...

+

中性笔乱涂超爽…!
一个“变成你的样子代替你活下去”的梗。
“卡米尔”成为了“雷狮”活着。
随便上的色。
看不看得出来随缘x

不要脸地为tag增加数量x

+

凹凸/雷卡-《溺亡》

听歌写文。镜音连-《深海少年》

想看看雷总溺水的模样就写了。

无意义/OOC抱歉。

不是刀子注意。

含有雷卡注意。


       雷狮不会游泳。

       很好笑吧,作为海盗,还是一个海盗团的头目,他却不会游泳。

       这样想着雷狮嘴角一扯自嘲地一笑,随着笑声肺里储存不多的氧气又溜出去些许,在眼前化为了几个气泡,接着很快地又消散了。...


+

两个小时的成果。私设黑安➡️黑卡➡️⬅️黑雷

黑安:虽然自称骑士但是不是很遵守骑士道。比起基督更喜欢撒旦。有点中二还有点恋童(喜欢小男孩小女孩)。其实还有洁癖。

黑卡:并不是很喜欢甜食。对烟一类有毒易上瘾的东西兴趣更甚。兄长偏执。(私心画)有小虎牙////

黑雷:很少说话,比起说话交流更喜欢打一场。对于除了“海盗的宝藏”(私心卡米尔)以外的东西都没什么兴趣。

画的太丑都不敢打全tag.orz

+

凹凸/雷卡-《Afternoon tea party》

梗和paro的授权见图!

有点点私设。

正文⬇️这儿俟华。


       期中考后雷狮终于能暂时进入放松状态了。

       进入大学后处于排行榜前端的名次基本都是固定的。这一回考试原本固定第三的银爵请假缺考才导致雷狮的排名终于上升到了第四。听说银爵的请假原因是“同熊孩子打闹不慎重伤”。雷狮知道后那是一个忍俊不禁,银爵可是能只身与汽车对肛的人,这样的人连小孩子都对付不了?他可不信。...


+

嗨诸君安,某自称文手的脑洞手又来了(:3▓▒

阴阳师相关的修真paro。

其实我对修真不是很熟悉,若有错误请指出。

主狗崽,副黑白晴明。

狗崽的话可能是两个魔修互相勾引不吸引彼此的故事。

大天狗:原仙修,后被黑晴明口中的大义吸引而转去修魔。风属性单灵根。(私设)觉醒前的皮肤是仙修时的模样,背头狗则是修魔时的模样。为了方便平常都是仙修时的模样。有些性格分裂,仙修清冷魔修有些霸道。

妖狐:魔修。因为天赋极好所以对修炼心不在焉,但是由于经常同美貌的女子或男子双修因此该进阶还是进阶了。性格和能力吸引了黑晴明于是黑晴明拉着妖狐见了大天狗让大天狗来带他。妖狐习惯了自己的修炼方式(见了美人撩了睡...

+

一个小文段。
黑白菊?
菊患有被爱妄想症设定x
ooc我的锅_(:_」∠)_

『菊君』

他听到了葵君唤的这一声,唇角随着略微提了些弧度。

那个被他称作本田葵的男子走上前,一如他一直想象过无数次地那般,捧起了他的脸颊,同他亲吻、缠绵。

『小生是爱着您的。』

他听到葵附在他耳边说道。

呼出的气息是这样真实。

本田菊眨了眨眼,倏地惊醒。

眼前是惨白色的天花板。

Fin.

不是菊诞贺,不是!

阿菊生日快乐♡依然爱你

+

阴阳师/狐跳狐-《狐嫁》

跳跳哥哥×妖狐
有微量妖狐×跳跳妹妹注意☆
只写了先婚没有写后爱☆
攻受向并不明显☆

——夭寿啦,僵尸娶妖怪啦,问题是两只都是雄性啊

《狐嫁》

妖狐醒转的时候完全处于愣神着的状态。

睁着眼睛与闭着眼睛并无太大区别,都是一片黑暗的。妖狐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身处梦乡,被食梦貘捉弄了。难不成食梦貘发现是妖狐把它颇喜食梦的主儿——一个漂亮的亚洲小姑娘——给做成标本了?思及至此他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他可不想再尝试那个令人生厌的睡杀流了,大概可以形容成是睡到失血而亡,感觉糟糕透了。

不过现在他的感受也好不到哪儿去。撇开令人难受的黑暗不说,他很明确地感到束手束脚的,很明显是身处一个狭...

+

阴阳师/般桃♡天使与恶魔

般若×桃花妖
他们真是太可爱了!!!
有几句狗崽x
可能是有蹭热度的嫌疑不过我真的希望你们吃下我的般桃安利!

《天使与恶魔》
文/尚浅

在传闻般若出世的第二天,安倍晴明就将他召唤出来缔结了契约。

“‘般若’么……真是个好看的孩子。”晴明挥着手中的折扇,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个寮子里新来的少年,口中不住地啧啧称赞着。

般若眯着眼睛笑意盈盈:“晴明大人也好看着呢。”得来了晴明“嘴真甜啊”的回应。

他知道晴明是喜欢他的一双美腿,他也不介意将这双腿大胆地露出来以博得晴明的欢心。

般若从自己的传记中得知自己从前因为丑陋的样貌受尽了多少欺负,因此他现在才不会大意地运用着自己的美色。

管它...

+

APH/异色日光组-《葵与阳》

《葵与阳》
文/本田植物园园长
 

维克多.布拉金斯基喜欢着本田葵。

“葵君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呢?”维克多赴日请求建交的时候,曾经这么问过本田葵。

当时本田葵正端正地跪坐着,神情淡然——还不如说他一直都是这样面无表情——目光专注地擦拭着手上的村麻纱。

“因为小生追逐着的是大日本帝国的日之丸的光辉。”

本田葵不假思索地回答说。这平淡的语气的确是他一贯的风格;而低沉的声音不免透露出他的坚定不移。

“和露西亚很像诶,也喜欢阳光哦。”维克多闻言眯了眼勾起唇角如是说。

俄罗斯因为地理环境,温度可是很低的,所以才那样喜欢带来温暖的阳光,才喜欢那追逐阳光的向日葵。

可是被本田葵擦得发...

+

APH/岛国的七夕贺文☆

乱七八糟
七夕发糖
狐兔同盟

《在这片星空下》
文/尚浅

天空好像一盏乏了油的灯,红光渐渐的黯淡下去了。亚瑟把眼睛守定西天看了一会儿,掐着时间,觉得眼梢边的微光渐渐的明亮起来了,循着望去,月亮已在东天的树叶间放出她的清光了。

这意味着入夜了。

『好了、好了,现在是该休息的时候了,不然明早起不来就得和燕子小姐失约了,那可不是绅士所为。』

亚瑟这么想着,窝进了树洞里。照常认真梳理过了自己的毛发,一对兔耳乖巧地垂在了金发上。

洞口外的天空已经黑了,只有时不时的虫鸣声和一些夜行生物蠢蠢欲动的声响。

但是亚瑟是只兔子,不是夜行生物。

于是亚瑟闭了眼,睡去了。

睁眼的时候,亚瑟是被...

+

APH/菊中心-《在下本田,有何贵干?》

补了坂本停不下来的脑洞。侵删。W学园设定。原作设定,原创剧情。OOC极了——

菊all向?

《在下本田,有何贵干?》

文/Ghost

欢迎来到W学园这个温暖的大家庭!

我是迎接中国区新生的王耀,你们的学长——喂小子你那什么眼神啊?你对我的娃娃脸有意见吗!我可是大了你们好几届的学长哦!哎哎那个妞儿你别这么看我啊喂,我年纪不大的真的你信我啊!

唉这届新生咋这样呢……

算了你学长我大度不和你们计较。

那么现在我来给你们介绍W学园吧!

W学园是国际性的一所教育机构,学生会是各个国家地区选出的最优秀的学生代表组成的,比如我就是在学生会中代表我们大天朝的——喂别这么看我,我可是很厉...

+

我只是想要看全世界都宠着阿菊而已[烟]
不知道什么组。大概是,魔王米和血族朝争抢狐妖菊,但是最后者(以为自己)钟情道士耀。
大概是菊受向?
大杂烩慎入.

文/Ghost

Zero

充斥着浓雾的深林中弥漫着一丝新鲜的血腥味。

少年模样的狐妖立于树洞前,一双黑眸黯淡无神。

他身着一袭白袍,腰间束带被风拂起。衣料上斑驳分布的血红色污点似乎将他点缀得别有一番韵味。

狐妖垂着首,一双兽耳不时扑扇下,一副迷惘的样子。

脑海中不断回放着他亲手将刀刃刺向恩主的场面。

耳边却是不断回荡着一对相互附和着的声音。

「本田,你做得很好!」肆意的。

「你解除了与他的羁绊。」磁性的。

「你自由了——」合声...

+

阴阳师/异色帝国岛国-《实验报告》

我也不知道奥利弗和葵哪个能攻那就互攻吧
《实验报告》
文/本田植物园园长☆

隔壁会议室的兄长大人和那位柯克兰先生貌似很和谐的样子。

至于小生这里?表面上是针锋相对,实际上也要挥起太刀肆虐一番罢——

“Hey对面的日帝先生,请问你是睡着了吗,还是说被Oli吓得不敢说话?Hahahahaha——”

面前这位自称大英帝国的奥利弗.柯克兰似乎是对本田葵的冷淡态度不耐烦了,指尖敲了敲介于二人间的会议桌,挑衅似的出言。

笑声真刺耳。本田葵挑眉。

“恕小生直言,”葵伸手捻起一纸协议书,自一侧撕开,回击他的挑衅,“这份‘不平等条约’,小生不接受。”

奥利弗只是迷起他碧蓝色的眼睛,盯着葵灵活的指间流泄...

+

APH/黑白菊-《病栋305号病房》谜之黑暗风

文/本田植物园园长☆
APH全员菊中心.
黑暗向VOCALOID曲改.

楔子
这个医院的西区是被废弃了的。
因为医院西区做着奇怪的实验。
西区的三楼安放着奇怪的东西。

楼道设置的那面复古式摆钟『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机械地敲了十二下。
「哦呀哦呀,到午夜零点了呢。」
一片黑暗中不知是谁沙哑的声音打破寂静道。

穿着惨白色大褂把身体遮了个严严实实的人从这栋『废弃』的大楼走出。
天台、三楼,二楼,一楼。灯光依次地一盏、一盏地黯淡了。
一楼、二楼、三楼、天台。灯光又依次一盏、一盏地亮起了。

「卢西安诺,把小刀放下,那很危险。」
「爱因斯你来看看嘛,这具骨骼被我刻得多漂亮啊——哦尼可拉斯……」
「哦哟哟,小卢西最...

+

© 本田植物园园长☆沉迷吸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