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是本田植物园园长☆
曾用名本田植物园园长☆/ 俟华(❁´◡`❁)*✲゚*
圈名就是这两个 随意叫!


☆博内同人不给转载至站内外☆


关键词:
镜音铃√许博远√卡米尔√朔间零√本田菊√
米英×露中×all叶×安雷安×瑞嘉瑞×
all蓝/all卡/all菊/双花/韩张/蕉橘only.

一个很任性的人,并不把自己当写手
闲余时间码码字,产出甚少(也是个三党啦)
挖坑随心,填坑随缘,三分热度,推荐狂魔
常年修仙,习惯熬夜码字,ID的意思是幽灵(GHOST)

你看到我的喜欢和博内文章之比了吗,这就是我白嫖的证明

好神奇,这么篇OOC的文章还能有70热度啊。
供梗小倾!

卡米尔是世界的宝藏:

☆有雷卡注意避雷
☆漫画家雷狮和助理卡
☆这么随心所欲的漫画家除了雷狮是不可能存在的
☆OOC☆

午后的阳光是最为明媚的时候,尤其是在夏日,温度高得不行,窗外的蝉声窸窸窣窣更是吵得人心烦气躁了。室内的空调开着,冷气呼呼地吹才把人心的温度稍微降下了一些。窗帘敞开着,阳光倾撒进来,像层金色的薄纱,把办公桌上的电脑纸笔、还有桌前的两个人影给笼罩上了。

“……又解约了?”

卡米尔从一沓漫画原稿中抬起头来,握着笔的那只手抬起来扶了扶架在鼻尖上看起来有些厚重的黑框眼镜,颇有些风范地向着面前与自己只有一桌之隔的雷狮问道。话语透过围巾听起来闷闷的,声线平平听不出感情。

事实上雷狮也知道卡米尔对这件事也没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所以他的反应也平平淡淡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是啊,又解约咯——”雷狮伸了个懒腰,坐在椅子上转了一圈有些解放似的说道。然后他才把电话砸似的挂了,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接着他又完全不在乎似的把座机离自己推得远远的了。

啧,那个编辑说话的态度也忒让人不爽了,以为自己是谁啊。雷狮嗤之以鼻,当然是在心里,面上也流露出来了些许。反正卡米尔是看得出来的。

“又能轻松一阵子了,今儿个睡上一整天晚上叫上佩利他们去撸串吧!”雷狮伸手把卡米尔面前一沓稿纸抽离过来甩在了一边,一只手在桌子上撑着头笑着说。

“……”卡米尔轻叹了声,拿起了早就放在手边已经化了一半的冰激凌,舀了一勺吞下才有些不情不愿地应道,“好吧,少喝点儿。”

卡米尔还记得雷狮刚出道漫画被选上的时候,雷狮以庆功宴为幌子喝酒撸串那叫一个痛快,那会儿卡米尔想着偶尔就放纵一次吧就没拦着,最后的结局是雷狮直接睡过去了,佩利烂醉如泥瘫倒在包厢的沙发上,帕洛斯半醉半醒还不忘笑嘻嘻地拿着签字笔在佩利脸上涂鸦。

众人皆醉我独醒,那个感觉太痛苦了,他可不想再体验一次。

“放心啦,上次是个意外——”看着自家的漫画助理兼弟弟眼神有些飘忽里头的情绪不太对劲,雷狮摆了摆手打了个哈哈试图安抚卡米尔。——怎么说,平常卡米尔在这方面管得都很严,所以在这种时候才要把握机会放荡不羁啊。

这片公寓小区的1栋1单元的402号房里住着一对漫画家兄弟。大事一般由哥哥决定,像家政等琐碎的小事就由弟弟来负责管理。

哥哥叫雷狮,是个人气不低的漫画家,人帅音苏画好,总的来说是很受粉丝欢迎的漫画家,每次刷新一下微博都有粉丝私信来表白的那种。弟弟叫卡米尔,是个人低调粉丝也低调的画手,目前担当着哥哥的漫画助理工作,在网上有一些短篇漫画和连载,虽然不定期更新但是篇篇高质量。

可惜的是这对漫画家组合中,漫画家正主贪玩爱天窗,助理毫无办法就惯着甚至会帮着打掩护。可以说是编辑最觉得麻烦的组合了。唯一的也是最重要的让编辑看重并忍受他们的一点就是,他们人气高啊能给杂志带来销量啊。

……闹得正欢的时候电话铃煞风景一般地响了。雷狮探头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是刚刚那个通知他们解约的编辑的号码。

什么情况,还来找茬么。雷狮皱了皱眉,盯着电话机几秒,选择不接。铃声响了会儿便停止了,过了几秒有不屈不挠地又响起来。也许是有这么重要的事,还是接一下听听看吧,卡米尔给了一个眼神示意雷狮,然后起身去冰箱打算取几个水果和冰块做冰沙吃。

别做太多,你肯定会吃完,小心感冒和肚子疼,雷狮回以一个这样的眼神(卡米尔意不意会得到就是另一回事了)。接着他实在是觉得电话铃吵了,在铃声响起第四次的时候不耐烦地接起来,语气颇为不客气的低沉,“喂?”

“……雷狮先生?”编辑是个男性,他先是小心翼翼试探性地叫了一声,雷狮没有回答只是挑眉想看编辑要耍什么花样。那一头的编辑似乎是深呼吸缓了一会儿才说,“刚才语气有些冲,抱歉啊。只是您这样的……我们杂志真的撑不住了。您的画技非常好,在其他杂志社也可以获得不错的待遇的。还有…………”

来者开口就是谄媚似的话语,显得尤其造作。雷狮把话筒远离了自己的耳朵,眼睛透过玻璃看向另一边房间的卡米尔为了水果沙冰忙忙碌碌的样子。他手握着的刀的反光刺到了雷狮的眼睛又让后者有些担心,卡米尔不会切到手吧,这样幼稚的问题。捣鼓了没一会儿卡米尔就会抬手捋一捋自己额前的碎发松一松脖上的围巾,一副热的不行的样子啊。

这么热的话倒是把围巾摘下来啊。居然喜欢围巾成这样,什么时候的事儿……下次去逛服装店要记得给他买个薄围巾了。——分神了好一会儿雷狮又把话筒贴近,编辑还在说话不过雷狮根本听不下去,他近乎粗暴地开口打断说:“上一个杂志也是这么说的,我都知道,你忙你的去吧。”说罢就挂了电话。

卡米尔也端着盘子出来了。“是水果什锦绵绵冰。”他开口说,眼睛里闪烁了兴奋的光芒。是啊还有什么是夏天吃冰最爽的事情吗?答案是没有!

何况这可是弟弟亲手做的啊!想到这里雷狮也兴奋了起来。正要食指大动,——电话铃又煞风景地响了。

啧!雷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起了话筒,“打扰本大爷的下午茶时光是做好死亡的觉悟了吗,嗯?”

那边似乎是被雷狮的气势吓到了,沉默了一会儿。“呃,老大……?”话筒传来那头帕洛斯有些懵逼小心翼翼的声音。

与此同时卡米尔已经开始享受沙冰了。卡米尔把围巾扯松了一些,白嫩的脖颈露了一小截,红唇微启正伸出小舌试探沙冰的温度,嘴角还有刚刚吃冰激凌忘记擦掉的奶油,瞪大眼睛看向雷狮这边情况的样子颇为可爱。

……我的弟弟真可爱啊。仿佛心中受到了安慰,雷狮的语气缓和了一些,“哦,什么事。”

大哥工作辛苦了,卡米尔似乎是怕打扰到雷狮讲电话于是轻声说。接着他挖了一些沙冰配了两颗果肉,身子前倾,抬手作势——哦,喂我么,雷狮不客气地张口收下。

帕洛斯看了看手里花花绿绿不过对他一点吸引力都没有的漫画杂志,斟酌了一下才开口说:“大哥啊,你新找到的那本杂志更新了,怎么……”“怎么编辑又解约你了啊大哥?”大大咧咧的佩利凑了过来不经思考就对着话筒叫。“——蠢狗!!”你怎么讲得这么直白啊!于是佩利收获了帕洛斯的摸头杀。

“哦,是啊,解就解了,大不了再找下一个。”雷狮歪着头把话筒卡在了左肩和脖颈的缝隙里,左手舀来享受沙冰,右手放在鼠标上正在网页上寻找下一个刊shou登lie的杂志。

雷狮当初做漫画家只是心血来潮。雷狮的童年是标准的富家公子哥儿的童年,各种学习辅导补课练习,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个海盗自由又猖狂。卡米尔是雷狮的远方表弟,说起来卡米尔身世有些悲惨,早年丧母父亲不要,好在雷狮家收留了他。平素也就他离雷狮最近,因此两个人玩得最好。这么一“玩”,就是十余年。帕洛斯和佩利虽然也相处了不少的时日,但毕竟都是朋友。

那一天雷狮说要做个海盗出海,佩利当时可兴奋了,在那里跳来跳去念叨着“有架打吗太好了”,还是帕洛斯过去才阻止了他的。卡米尔说这个想法不错不过不太现实,既然这样就把这个想法放在非现实里吧——也就是“二次元”了。

卡米尔从小时候就喜欢看书,在小学时候就把什么名著必读书目给看完了,接着古诗现代诗散文小说漫画各个领域都涉猎了。他说,干脆我们就在小说或者漫画里做“海盗”吧。

雷狮点头表示赞同。帕洛斯和佩利?俩围观的。雷狮的性子驾驭不来细腻的文字,于是他选择了冲击性强的绘画。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最初开始画画的时候雷狮一度是草稿流,不过画风好看也是吸引来了一批粉丝。

草稿流可是画不好漫画的啊,卡米尔这么想着。于是他也跟着选修了漫画,做了雷狮的助理,负责给漫画细化。为了背景查历史资料等都是他来负责。
佩利的思想和身体一样活跃,语出惊人通常能带给主笔不可思议的灵感,被其他三个人称为“脑洞机”。帕洛斯呢,大概是类似打杂的角色,他在微博和粉丝互动,还组织给漫画配音,甚至特意去学了MMD建模渲染等,什么都掺和点儿。

于是这四位被业界称作“雷狮海盗团”——当然,可惜是没有船的。……漫画里有。

说起来雷狮画画最初的宗旨是,“玩玩而已,认真你就输了”。这句话被卡米尔吐槽过不少次。雷狮最初的确是为了玩儿,在高三的时候,对高三,高考前就出道画漫画还获得了不少的收益。何以见得是玩呢?雷狮的漫画十分随心所欲,想到什么画什么,想不到了就不画,就算刊登了杂志也一样——稿子?没有,滚,本大爷只是玩玩而已。

雷狮的冤家安迷修——一个梦想着做一名骑士的极为绅士的男生——也吐槽过,“天下这么大,也就只有你雷狮能随便玩成这种程度了”。微博粉丝上万是玩出来的,人家只觉得是某站的游戏区UP谁能想到会是个漫画家呢。

“算了不找了,休息几天吧——前段时间辛苦你了。”雷狮直接倒在了床上一副累得不行的模样。事实是怎么样的呢,卡米尔不清楚也不想去追究了,反正大哥开心就好——。雷狮拍了拍身边的床铺,示意卡米尔过来这里休息。“辛苦啦,my助理。”他笑了笑说。

卡米尔摇了摇头示意这只是一些大不了的小事。“午安,大哥。”他开口回应道,像只灵巧的小猫跨过雷狮的身体爬上了床,然后蜷缩在了墙角附近。

“午安,卡米尔。”雷狮弯眸笑了笑,伸手给身旁躺下来的卡米尔掖好被子。然后他抬手顺便把窗帘拉上了,窗帘的布的厚度足够把太过明媚的阳光给遮掩住。

雷狮闭上眼睛,翻了个身,与身旁的弟弟相拥入眠。——啊,真是期待呢,夜晚的时光。想到这里雷狮的嘴角已经不自觉有些上扬了。

这只是他们的日常,这样就行了,挺好的。

————————————————————————

当编辑意识到电话被砸的时候心中是很想怒吼的,现在的漫画家怎么这种态度以为自己是谁啊他好歹也是他的责任编辑啊怎么这么没礼貌真是mmp了,但他忍住了毕竟办公室里不止他一个人呢教养和形象还是要有的。

这时候传达室打来了电话通知编辑说有他负责的漫画家的粉丝来信,已经在门口了。嗨呀这把编辑给吓的,一个鲤鱼打挺从椅子上爬起来了赶到门口去。

传达室前站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儿,传达室的老大爷不停说着“小伙子你进去坐一下吧有空调呢看你满头大汗的”,而他只是摘下头上的帽子擦了擦汗水笑着婉拒了,还说“您坐着吧我给您倒杯水”,那一副礼貌的样子压根就不像是普通的邮递员。

编辑想着走近打量这个邮递员。他虽然穿着邮递员的工作服,胸前还不忘系一条领带。那白净的脸、梳理得整齐的头发一看就不像是在社会上奔走忙碌的。

的确,这位是正在做社会实践兼职的安迷修——选择邮递员这个职业是因为他成为骑士的梦想,能够帮助他人还有勉强能当做马的车骑也是不错的了。

“啊,来了吗,先生这是您的信件,因为太多所以我就整理了带来,久等了——”安迷修显然注意到了编辑的存在,于是他赶紧回身从车的后尾箱里取出了一个包裹,包裹里满满当当都是信封——粉丝来信。“都是写给雷狮的。”安迷修从中抽取了几封,把收信人那栏摆出来示意给编辑看。

啧,又有什么麻烦?编辑心情有些不太美好,不客气地抽出一封信拆开就看。看了几行字心情更加不好了,于是又抽出了几封拆开看。然后,他的心情跌到了低谷。

“雷总您的漫画怎么又停更了!!求告知下一个连载的杂志名字啊啊啊啊”“怎么卡在了这么关键的地方呜哇啊啊?!我还想看船长要怎么找回自己的海盗船呢”“表白雷狮大大!!您的漫画太棒了期待接下来的剧情”“既然这里没有您的漫画了那我就不再买这本杂志了哈”——诸如此类。

编辑终于深刻的意识到了,他们杂志社失去了一个不得了的摇钱树。

安迷修看到编辑的表情并不意外的样子,反倒是有点同情的表情,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你不是第一个这么悲惨的人了。”

想到雷狮那个性格,安迷修无奈地叹了口气。雷狮的性格这么糟糕,怎么就有一个好弟弟呢。想到那个礼貌懂事又有才的卡米尔,安迷修又不仅有些惋惜,要是自己有一个卡米尔这样的弟弟就好了——

可惜卡米尔是雷狮的弟弟啊。

只是雷狮的。

END


评论(9)
热度(97)
  1. 闲余=咸鱼卡米尔是世界的宝藏 转载了此文字
    好神奇,这么篇OOC的文章还能有70热度啊。供梗小倾! 卡米尔是世界的宝藏:

© 闲余=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