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是本田植物园园长☆
曾用名本田植物园园长☆/ 俟华(❁´◡`❁)*✲゚*
圈名就是这两个 随意叫!


☆博内同人不给转载至站内外☆


关键词:
镜音铃√许博远√卡米尔√朔间零√本田菊√
米英×露中×all叶×安雷安×瑞嘉瑞×
all蓝/all卡/all菊/双花/韩张/蕉橘only.

一个很任性的人,并不把自己当写手
闲余时间码码字,产出甚少(也是个三党啦)
挖坑随心,填坑随缘,三分热度,推荐狂魔
常年修仙,习惯熬夜码字,ID的意思是幽灵(GHOST)

你看到我的喜欢和博内文章之比了吗,这就是我白嫖的证明

全职/叶蓝-《喰梦者。》

☆修成人形的食梦貘叶×微笑抑郁症好学生蓝
☆OOC有,私设有
☆大概会坑。

文/俟华

夜深人静,星辰入梦。

似象非象的小生物踏着星云,循着夜风,追随着空气中那一抹淡淡的、特别的香味。

到了!

它四蹄落在了窗台上。放眼看去,房间里开着夜灯,暗淡的光把房间中那个青年蹙眉呻.吟的模样照了个清楚。

看着青年身下被抓得满是褶皱的床单,它下了结论:梦魇。

无人注意到这里。窗台上烟雾弥漫,没一会儿就消散了,这个小生物的身影居然化为了一个男人!

男人翻身一跃便落在了床沿上。接着,男人做出了惊人的举动,他俯身将额头抵在了对方的额头上,鼻息交错,若是这一幕被人目睹,不难想象出一幅香艳场景!

而事实上,男人并没有非分之想。

随着这个异常亲密的动作,男人化为了虚体,进入了这个青年的梦境中——

夜色渐浓,外边的夜市自然热闹,而这个场景,正是在夜市背面、阴暗无人的小巷。

梦境的主人是个发型杀马特的青年,染着蓝色的发,梳着销魂的刘海,手持棍棒,立在昏迷的几人前,气喘吁吁。

“蓝河哥……”后面的几个黑影这么称呼他。

看来这几个人是他搞翻的啊。“喔……”有意思。男人发出一声气音。而正是这么轻的一个动作,引起了梦境的主人——许博远的注意。

他猛地回身,看了过来。“你是谁?”许博远印象中没有这号人物,他惊讶地瞪大眼睛打量面前的人——打扮敷衍,动作懒散。那个似乎带着点嘲讽的眼神有点欠揍啊!他没来由的这么想。

啧啧啧,许博远同志,梦里的你是最诚实的,我都听得到,在别人面前说别人坏话,是不是不太好啊?“哎,在询问别人名字前是不是应该先自我介绍下啊?这可是礼貌。”叶修悠悠侃道。

许博远动作一顿,竟怒了,叫道:“我才不要你们口中那样虚伪至极的礼貌!”

这就生气了?不得了啊,平常被压抑的得有多严重。

“好吧,”叶修耸耸肩,丝毫没有自己惹到别人生气的自觉,说道,“我叫叶修。”

“叶修吗。”许博远抬手抵着下颚重复了一遍,然后一副恶狠狠的模样,说道,“真抱歉,请你带着你那虚伪的礼貌,去死吧!”

这不是还说着敬语嘛。这个危机关头下,自称叶修的男人居然还有时间想这些有的没的。

另外一人自然不能知道他的想法。这一语说罢,许博远将手中的棍棒高高举起,又狠狠地砸了下来!

男人没有躲闪。于是“他”在棍棒下化为了一摊血肉模糊的马赛克!

而事实上,男人已经离开了这里,他正漂浮着,在上空看着那根打“死”自己的棍棒从那人手里掉落下来。

许博远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双手愣了一下,他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竟会亲手弑人,但是又不得不相信自己的举动。毕竟这个场景是如此真实的在自己眼前发生。

此时的背景音是慈祥又严肃的话语:“小远,老师就知道你是个好学生”“小远真给妈妈争气”“许博远同学果然很厉害呢”种种类似的话语……

既是鼓励,又是负担。

就在这样的声音中,许博远跪倒下来,闭眼摇头似乎是想甩掉面前血腥的场景,却无法做到。他的口大张着,失声尖叫。

叶修摇了摇头,就这样而已?很明显他已经有些失望了,转身刚打算放弃这个目标离去,却不想面前场景一变。这梦还没完!这个认知让叶修眼睛一亮,打算再观望会儿——毕竟现在美味的食粮可难寻到了。

此时的场景是在校园的教室里。这大概就是许博远心理阴影最大的所在地。讲台上是老师,门口站着父母和一众亲戚,许博远坐在教室正中间,同学们围着他坐。这些人的脸上无一不是厌恶、失望、嘲讽、嬉笑这类的表情——

此时的许博远已经不是在暗巷里那个杀马特的发型了。他冷汗直流,头发柔顺了一些,起码没有那种明显的发胶的使用痕迹了。衣服紧贴在背上,勾勒出那个弧度。不知该说颓废还是忧郁还是什么呢……叶修意味不明地啧啧两声。

讲台上的老师先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开口,用着讲古文的阅读理解的语气:“许博远啊,老师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学生。你平常都很优秀的……”

像是平常上课一样,同学们交头接耳着,窃窃私语,却恰好传入了当事人的耳朵里:“就知道那种乖乖学生不可能存在”“没想到啊没想到,看错人了”“哈哈哈哈果然如此,装什么装,活该”……

父母低着头,像在家长会听着老师的话一样,还时不时向儿子投来目光。身后那一众亲戚很多的是幸灾乐祸,“那家那么好的孩子…”“岂不是正好,我家孩子也很棒的,你们听我说”……

许博远咬着下唇,用力到见了血,就是顽强地不开口。究竟是无声的顶撞还是乖巧的顺从?除了他本人无人知晓。

有够执着的。叶修围观着这一切,摸了摸下巴想着。

但是无论什么人,意志都并不是坚不可摧的。何况是在这个反应最真实的梦里。

嘀嗒嘀嗒的声音,像是泉水从泉眼里汩汩流出。接着那声音更大了,像是泉水汇入河流,激起来一层层水花。

叶修好奇,但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了,走近一看,嗬,果然,哭了。泪珠不受控制的从眼眶里流出,眼前湿润朦胧,但许博远就是死命忍着,愣是没发出半声哭腔。

叶修惊了。

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许父许母开口了,像是家长会过后的例行批判。许母不说话,只是不断地摇头,长长地叹气。既然说是批判,就少不了许父这样负责严厉地说教的角色:“许博远啊。我本以为你很懂事,你从小到大都很懂事,也很努力。我和你妈都忙着赚钱养你,供你读书,你只能跟着管家和奶奶生活。我对你有愧,但你不负众望,学习很好。但我真的想不到,你背地里竟是反差如此大的一个人……”

许博远还是没发出哭声,只是那泪流得可以成为海洋了,头低到不能再低了。

他委屈,他想发泄,可是他忍着,就是不在人前做出这种“丢脸”的行为。

叶修更惊了。

都说梦里的自己最真实,梦里梦外两个人。许博远这个梦里,两个人的样子都包括进去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许博远应该是个乖巧的好学生,却想成为不良的样子。

为什么?因为想要更自由自在一些的生活,却不想辜负他人的期待活成这副样子?

叶修暂时还想不明白。但他知道,这个噩梦、不,这个梦魇,已经十分美味了。

叶修舔了舔唇。

“这个‘美梦’……哥就收下了。”

男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只似象非象、黑白皮毛的小生物,它正大张着嘴,享受着这场“饕餮盛宴”。

却不想这许博远灵敏异常,他几乎是察觉到的一瞬便停止了流泪,四周死一般的寂静。

啊……是个梦啊。

叶修听见梦里的心声的回声。他暗叫一声不好,梦还没吃完呢,人就要醒了,这也太衰了吧,复出后的出师不利啊这是……

来不及多想,他急忙从梦中跳了出去。

现实里。梦中的时间与现实的时间对不上号,天空的黑色已经渐渐淡去了。男人就这样与青年额头相抵着过了半夜。

叶修回来后比许博远反应更快地起了身,却来不及做更多动作——化形,隐身,逃离等——许博远也是动作利索的人,在叶修刚刚起身在床沿上坐正的时候便睁了眼。

“你是谁?”青年坐起身来。这时候他还是半梦半醒的状态,脑子混沌一片,眼神都是懵懵的。

那样子有点可爱,专属于青年的那种。

叶修也是经验丰富的人,他动作不变,不急不忙地,呵呵笑着,反问道:“ 在问别人名字前先报上自己的名字比较礼貌吧。那么, 你又是谁?”

似乎是对叶修话语里的“礼貌”二字有些在意。床上的青年思索了一会儿,斟酌着说道:“……我是蓝河。”

叶修缓缓浮起来,在空中俯视他,黑色的眸子里盯着面前人儿的目光很是锐利,“不,你不叫蓝河。”你明明是许博远。

“我就叫蓝河!”谁知他居然急了,一下子就从床上跳起来,视线与叶修齐平。

看来他并不愿意承认许博远这个名字。叶修挑了挑眉,又有些高兴:都到这种程度了,看来这回的目标不是一般的美味。

“好吧,好吧,”叶修摇摇手试图让他冷静下来,有些无奈地说道,“你叫蓝河。”

“我叫蓝河。”他又重复了一遍。

“嗯。”叶修不想再重复了,于是勉勉强强应付了一声。

有趣的家伙。叶修想。

……吃定了。

叶修是一只食梦貘。

貘的确是珍稀物种,濒临灭绝。

坊间有传说:貘是以人们的噩梦为食粮的。

这个说法不错,貘的别名便是食梦貘,就是字面意思。人们见到的貘大部分时间在休息,事实上是因为貘只在夜间活动。

结束了一天繁忙的学习工作,人们带着各种各样的烦恼或喜悦入睡。大多数人们都睡不好,夜长梦多,大都是噩梦。食梦貘便在这时候出动了,人们的噩梦便是它们的美食。貘的确是珍稀动物,只因它们对噩梦的要求十分高,带着负面情绪的噩梦好吃,情绪越严重越好吃,普通的均不接受。

而有幸受到貘的眷顾的人们大多都被噩梦折磨得不成样子,噩梦实在是折磨人,便与食梦貘立下契约:将噩梦给貘食用,作为报答貘会赠予其美梦。

只是世间没有这么简单的好事。每到月圆之夜,索取报酬的时候就到了——至于是什么“报酬”,这都是后话了。

“做噩梦啦?”叶修也不遮遮掩掩的了,遮遮掩掩反而更容易露馅。此时叶修的样子就像个再普通不过的大哥哥。

蓝河脑子转不过来,没想太多便点点头。

“想不想睡好一点啊?”

“……”点头。

“和我签订契约不?”

“……”怀疑的目光。

看来基本常识还是有的嘛。

“可以在梦里做不良少年做个够噢。”虽然这也是有目的性的诱惑,可叶修就是忍不住逗他。

“好啊。”蓝河本来也不是什么扭扭捏捏的人,干脆地答应了。

呆呆的样子像个人偶一样。

还是说,现实里的他,和他梦里想象中的他恰恰相反?

“年轻人,别总是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嘛。”叶修失笑,身子飘落下来了些,伸出的手一下一下地揉搓着蓝河本就有些乱了的头发。

蓝河还是懵懵懂懂的,权当自己是在做梦,就随便叶修把他的头发弄乱了。放在白天时候,蓝河肯定爆炸了。这么一想,不得不说叶修倒是有点想看那副样子了。

只可惜白天法力微弱,叶修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待他回到曾经的状态再说吧。

好在这声叹气从未被察觉。

叶修看了看面前的青年。虽然头发已被揉乱,但不难看出这人原来的发型。墨色的短发很是清爽,碎发服服帖帖地在额前。是很正常普通的学生头。配上这人的表情,竟生出乖巧的感觉来。

“还是这样适合你。”比你梦里那个杀马特青年好多了。

“什么?”蓝河不明所以。

“没事。”叶修装作自己没说过这句话,脸皮厚不怕蓝河的注视。

“喔……”蓝河打了个呵欠,困意袭来,在脑海中翻卷,最终坚持不住倒了下来。

房间里是轻浅的呼吸声。

叶修看着人逐渐睡熟,在蓝河再度蹙眉前,俯身撩开他额前的碎发,双唇在上边蜻蜓点水般一吻。

——契约达成。

END

好了就是end了写不下去了。

评论(7)
热度(54)

© 闲余=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