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是本田植物园园长☆
曾用名本田植物园园长☆/ 俟华(❁´◡`❁)*✲゚*
圈名就是这两个 随意叫!


☆博内同人不给转载至站内外☆


关键词:
镜音铃√许博远√卡米尔√朔间零√本田菊√
米英×露中×all叶×安雷安×瑞嘉瑞×
all蓝/all卡/all菊/双花/韩张/蕉橘only.

一个很任性的人,并不把自己当写手
闲余时间码码字,产出甚少(也是个三党啦)
挖坑随心,填坑随缘,三分热度,推荐狂魔
常年修仙,习惯熬夜码字,ID的意思是幽灵(GHOST)

你看到我的喜欢和博内文章之比了吗,这就是我白嫖的证明

全职/叶蓝-《瘾君子。》

叶修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是个瘾君子。

比如说他离了烟就会浑身不安,这点陈果深有体会。她无数次告诫叶修:少吸烟少吸烟,你打游戏再厉害也还是个网管,整天泡在吸烟区像什么样子!

于是叶修便无奈地耸了耸肩,在吞云吐雾中敷衍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然后他把剩下的半截烟压进烟灰缸里。

然而没过一会儿他“咔擦”地从口袋里抽出一支新的烟,又“咔擦”一声按响打火机点燃了烟。

陈果瞪他。

叶修面对着电脑屏幕,装作没注意老板娘投来的不友善的目光。

嗬,好小子,都免疫了。陈果冷哼一声:“叶修,扣工资!”

“哎哎哎老板娘你别!我错了我错了!”

叶修边意思意思地求饶边把烟掐灭。

然后没一会儿又点上。

陈果好气又好笑。

再比如说,他好像吸蓝上瘾了。

某个很平常的夜晚,时钟上的时针愈来愈接近一这个数字。叶修点了烟,开始思念心上人。

不知道蓝河在线吗?他想。

第十区开荒的时候叶修就经常看见蓝河。也不是说蓝河真的有所谓的“君莫笑雷达”,只是蓝河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这游戏上了。熬夜、通宵,带团、抢Boss,这对蓝河来说大概是再普通不过的事。

不知道蓝河现在在干什么?带团还是抢Boss?希望他应该休息了,不过几率不大。还是说在吃宵夜?吃的什么?依他的性格应该不会大半夜的叫外卖麻烦那些个外卖小哥。不会是吃的没营养的快餐面吧?不知道他喜欢红烧牛肉面还是老坛酸菜面还是其它的?

……看来叶修全然忘记了自己也经常熬夜通宵吃没营养的方便面的事。

叶修随手把所剩无几的烟掐灭在了烟灰缸里。瞥见烟灰缸里堆起的小山,他叹息:哎,连烟瘾都克制不住“这个”了吗……

举杯喝水润嗓。一系列动作后叶修也把插卡机里的帐号卡换了,卡面上写着歪歪扭扭的三个字——君莫笑。

“叶修!jjcPKPKPKPKPK!来不来来不来!我靠你竟然敢忽略我?!你不是怂了吧!好样的啊叶修把你坐标报给我野外PK啊!”

叶修看都不用看,就知道这满屏的气泡都来自于剑客流木——黄少天的小号。

叶修不急着回复,先抬手把耳机拿开一点揉了揉安抚被黄少天严重摧残的耳朵。

“别闹,抢BOSS呢。”叶修腾出几秒在对话框里打了行字回复。

“嗬你堂堂一个职业选手还跑来网游里抢BOSS?来来来和我说说都有谁啊——”

“别急,哥看看啊……喏,你们蓝溪阁,…怎么又是中草堂,还有……”

“等等等等,不对啊,你是不是忘了算你们兴欣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你可别是傻的吧——”

“兴欣?用不着专门派个队伍啊。”顿了顿,又说,“哥不是在这嘛。”

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是怎么回事啊?!“我靠靠靠靠靠靠叶修你要不要脸要不要脸要不要脸!”黄少天大叫着。他几乎可以想象屏幕那头的叶修叼着烟老神在在的模样了。

啧啧啧,年轻人。叶修感叹声,鼠标点两下暂时把流木拖进黑名单里了——黄少天看到了生气得都跳了起来——那可不,接下来的时间他可不想被其它人打扰。

他转念一想,万一被面前这个小剑客知道自己把他的偶像拖进了黑名单,还不知道炸毛成怎么样呢。

“叶修!你一个职业选手怎么又来和我们蓝溪阁抢Boss!”

头顶着ID蓝河的剑客一个格挡拦在了君莫笑的路上,跟着一起出现的还有小年轻暴怒的声音。君莫笑反应迅速及时停了动作,否则给面前这个剑客伤害几何还很难说。

噢,已经炸了。叶修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一串足有五厘米的感叹号。

“哎,Boss是游戏共有财产,公平竞争、公平竞争——你看又不是我一个人在这里抢。”

“你一个人在这里就没有任何人抢得到了!公平个鬼!”

“诶诶那这样,你给我些东西我就不抢了呗?”

叶修看样子是退让了一步,给蓝河顺顺脾气,事实上和之前也没太大区别。叶修这家伙狮子大开口的程度有多大蓝河领略过不知多少遍了,还不说这Boss能不能抢到呢。

那些人口中的撸猫啊撸兔啊,到了叶修这里就是:什么啊,有撸蓝好玩吗?

噢,忘了说,撸蓝这项每日必做的运动,是叶修独享特权。谁也有兴趣?嘿,你得问问哥手里这把千机伞同不同意。

“叶修!你是不是跟我蓝溪阁对杠上瘾了啊!”蓝河语气不善,接着又慌忙补充道,“我们蓝溪阁可没有什么多稀有材料了啊,找别家公会要去!”

“哎,你我什么关系啊,我还不想找其它公会呢。”叶修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蓝河刚想回击他“谁跟你有什么关系了我可巴不得你找其它公会呢”,却被接下来他那句话嚇得噤了声。

“哥不是对和蓝溪阁对杠上瘾了,我是对你上瘾了啊,蓝河。”

小剑客没了声音也没了动作,也不知道屏幕对面那个干净清爽的青年脸红成什么样。

好吧,也许他真的是瘾君子。

不过这个感觉当真是不赖的。

叶修摸了摸下巴,在屏幕前笑得像得逞的狐狸。

FIN.

评论(5)
热度(105)

© 闲余=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