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是本田植物园园长☆
曾用名本田植物园园长☆/ 俟华(❁´◡`❁)*✲゚*
圈名就是这两个 随意叫!


☆博内同人不给转载至站内外☆


关键词:
镜音铃√许博远√卡米尔√朔间零√本田菊√
米英×露中×all叶×安雷安×瑞嘉瑞×
all蓝/all卡/all菊/双花/韩张/蕉橘only.

一个很任性的人,并不把自己当写手
闲余时间码码字,产出甚少(也是个三党啦)
挖坑随心,填坑随缘,三分热度,推荐狂魔
常年修仙,习惯熬夜码字,ID的意思是幽灵(GHOST)

你看到我的喜欢和博内文章之比了吗,这就是我白嫖的证明

全职/叶蓝-《双向双面》

☆伪古风,架空江湖pa?
☆两人双重身份设定

文/俟华


-壹-

蓝雨山下蓝溪镇,蓝溪镇上蓝溪阁。


蓝溪阁中有五大高手,许博远就是其中之一,江湖人称:蓝桥春雪。据说,蓝雨的人遇到许博远时,正是在名为蓝桥的拱桥上。这时候正值初春,恰逢春雪。

许博远说:“恰好古人有句诗曰:‘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诸位不妨就称呼我为‘蓝桥春雪’罢。”


这名字也好生高雅,大家便“蓝桥”“蓝桥”地称呼起来。时间一长,大家几乎忘记了蓝桥春雪的真名, 除了蓝雨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和一些与许博远私交甚好的人。


比如蓝溪阁其他四位高手——


“大春大春!”笔言飞使着轻功,匆匆上来蓝溪阁高层,还未踏到地面便喊起来了,“下面的人说老蓝不见了?!”作为蓝桥春雪的好友,他收到消息第一时间就跑上来问了。

也不怪他这样,在这之前,不管是赌气出走还是出动秘密任务,蓝桥都做过,一时间他也不确定什么情况。


而此时的大春——蓝溪阁主春易老正站在窗边,抬起的手臂上立着一只白鸽,白鸽的爪子处系着红绳;他另一只手中握着一张纸。“不是秘密任务,也不是赌气出走了。”春易老大致知道笔言飞想的什么,“上头的人说蓝溪阁是时候招一批新人了,我让蓝桥去了。他那性格再适合不过了。”


他把那张信纸销毁了,挥挥手让白鸽离开,“蓝桥说,他觉得自己这层身份太显眼了,想要招揽民间高手,就化名出去了。”


“老蓝可以啊,我也想去游山玩水顺便招揽民间高手……”笔言飞说,“化什么名了?”

-

蓝溪镇城墙外的郊区,树林茂密,不仅是遮阴乘凉的好去处,同时也是强盗之流的好去处。此时又有一户人家遭了殃,一帮强盗横在了路中,挡去了这本就不宽的路。

轿子里是柔弱的女儿家,家里的仆从也铁定无法从这么多强盗手里护好主人,只能阴沉着脸打算把家财上交去。正打算悲叹自己命运多舛,却不想这时一个身影从草丛中窜了出来——


那个身影有着一头长发,被发带束成一个高马尾,头发随着主人的动作在空中飞舞着;主人身着一件同为蓝色的马甲,内衬一袭白衣,一身英姿飒爽的侠客打扮。只见这人挺身而出,拦在强盗与轿子中间,手持一把剑,横在身前,剑光冷冽。


强盗头子暂且收了手,警惕道:“来者何人?”


风吹起侠客额前的碎发,剑柄系着的流苏上两枚玉佩相撞发出了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


“鄙人不过是行走江湖的一介小侠客……蓝河也。”剑客说。



-贰-

这江湖偌大,高手众多。就算是在江湖以外的地方,说起黄少天、周泽楷、王杰希等人,也是人尽皆知的。


只是这江湖,论其根源,竟都是在同一个人身上——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这个名字在江湖中被提起来,无一不带着虔诚、仰慕、敬佩等的语气。这个被江湖中人称作“江湖教科书”的男人,凭借自己的天赋与能力,琢磨出了不少功法(这些功法被修修补补才成了现在各门派的功法),闯荡出了一片天地,而这片天地逐渐发展,才形成了现今的江湖。


一叶之秋本名叶秋,于是被世人尊称为“叶神”。


而如今,一叶之秋不再是一叶之秋了。


因为一叶之秋这个名号的拥有者,易了主。


“叶修——!”


叶修才从嘉世的地盘里走出来,就被门外守候多时的美女叫住了。叶修抬手将食指抵在唇上,向来人道:“嘘——沐橙,别太大声。”


好在叶修混迹江湖用的是“叶秋”的名字,否则在这里喊出“一叶之秋”的名号还不知吸引来多少人,到时候又是个麻烦。苏沐橙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又赶紧说:“你真的答应他们了?你真的说走就走?”


苏沐橙与叶修搭档多年,她再了解不过对方:叶修对这个江湖爱得深沉。


苏沐橙在江湖上也是大有名气的女神级人物——沐雨橙风,功力本就高强,人的性格又好外貌又漂亮。可惜能和苏女神亲亲密密的只有和她仿佛兄妹一般的一叶之秋了。


“无碍,不过是重头再来罢了。”叶修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反倒有了安慰人家的势头。他点了支烟,边吞云吐雾着边说,“总有一天会回来的。那一天一定不远。”


苏沐橙不再言语,只是看着面前的叶修,重重的点了两下头。

-

之后叶修告别苏沐橙,在附近一个叫做兴欣的名不经传的小镇里暂且安定了下来。收留他的是一家酒庄,好心的老板娘叫陈果,是个豪爽的女人,使唤起叶修来也毫不客气。


这天叶修被老板娘使唤去隔壁镇子买些酒。天气正好,兴欣到蓝雨的脚程虽说不上近,但对于叶修这等修为的人而言不算什么,他便权当郊游了。


行至此处,蓝溪城墙已是隐隐可见了。这片林子是蓝雨与其它地区的交界线,两地对其难以管辖,因此这片林子里发生了不少偷盗抢劫之事。普通的小贼对叶修自然构不成什么威胁,但万一遇上了,那也是个麻烦。


却听见前方那一声:“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叶修心下暗叹自己点儿真背,以及这年头的强盗怎么都用这一套俗气的说辞。他放眼看了看,前方不远处有家不幸被截住的,那大轿子和一干随从大摇大摆的不被盯上才怪呢。想来是大户人家,钱财与性命自然保的后者。


何况,他不屑出手。


叶修摇头在心中祝那家人好运,便抬脚绕道继续他的路程了。


然而前面又传来中气十足的一声:“胡说八道!这山这林均是我大蓝雨的东西,想我儿时还随队植过几株小树,做强盗也不要如此过分!”


居然还有这么较真的人在?叶修笑出声来,登时改了主意——若是陈果在这里肯定会笑骂他一句凑热闹不嫌事大——叶修脚下未停,方向却拐了个大弯,直指前方出事的地点。




-叁-

像他这样出门游荡行走江湖的,用真名的人少之又少,毕竟江湖险恶,万一在外惹了什么麻烦还要连累自己家里人。他惯用的名字是蓝桥春雪,只是此次出来这是当然不能用的。他是真的喜欢蓝色,再加上蓝雨对他有恩,……那便蓝河吧。剑客在出城的路上下了决定。


蓝河也不知道怎么就动了气。他知道这几句开场白是强盗之流的标配,只是这番话放在这里断然是不合适的——这里勉强也算是蓝雨的地盘,蓝雨山那是属于蓝雨掌门索克萨尔的,这片林子那可是蓝溪阁众人每年植树节栽种而形成的,这路不用说当然也是蓝溪镇的镇民开的了!


蓝河这等好行侠仗义之人最看不惯这等强盗之流,再加上蓝河这人心中天大地大蓝雨最大,恨不得把蓝雨的好吹上天去,对蓝雨的忠诚与爱戴当然更不用说。此时面前一介强盗居然在蓝雨的地盘里向蓝雨叫嚣,你让蓝河如何不气!


“尔等不配在蓝雨的地盘里做这等下流之事!”蓝河说罢,手上一挥,剑光凌厉地袭向前方一众!横斩、下劈、上挑!一连串的动作流畅,赫然是一招三段斩!剑影闪烁间,夹杂着锋利刀具碰撞的刺耳声响,那道淡蓝色的身影在黑衣人间穿梭。待这道身影停下,几声脆响,俨然是强盗身上匕首或断或掉的声音。


剑客迎风而立,衣角飘逸,看着面前强盗之流的表情倨傲,手中剑身上镌刻着的繁复的纹样逆着光。


——叶修将身形隐蔽在了树丛里,探头看到的这幅场景,被他深深地印入了脑海里。


后面的人家一看,来了不得了的人啊!这大腿可以抱!思至此赶紧开口,带了哭腔道:“大侠,大侠!这些歹徒抢走了我们的盘缠,不知如何是好呢……”


叶修闻言,看向他们的眼光顿时有些无语。命保住了还不满足,交到强盗手里的钱财还想收回?


却不想那剑客很吃这一套,他抬剑直指前方,道:“快把盘缠交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这剑客真是单纯得过分!殊不知他这副表情与凶恶的强盗有得一比!叶修忍笑。


那强盗似乎是觉得抢到手的东西再被抢回去也太没面子了,逞强道:“你说给就给吗!那我们做强盗的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蓝河不依不饶:“你说不还就不还吗!那我这个行侠仗义的岂不是更没面子!”盘缠事小,面子事大!

围观的叶修表示他的笑憋得十分难受。

后面的人家显然没见过这个场面,愣怔了好一会儿。倒是站在最前面的一个家仆反应过来,叫了声:“大侠小心!”


蓝河自然是反应过来了!只见那些强盗从衣服隐蔽之处掏出了什么东西,闪着光,黑乎乎的一片向他冲来!蓝河咬紧牙关,对面人多,此时暗器尽数袭来,他一个人倒能闪开,但若是还要护住后边全部的人,他这一人一剑当真是没把握啊!


格挡应该能挡住百分之七十的攻击,可另外百分之三十怎么办,救人没救全那可是罪过啊……蓝河只能走一步是一步,剑气聚起,格挡!


可那格挡却尽数拦在那户无辜人家身前了,蓝河握着剑,只能尽自己所能了,应该死不了——

正当绝望之时,那抹花花绿绿的身影窜了出来。只见那人手执一把做工精美的红伞,伞撑开了,随着那人的脚步移动,竟弹开了剩下的暗器!而那人姿态散漫随意,唯有那坚硬的伞面暴露出他的内力怎样深厚!


这身影自然是一旁的叶修。总不能见死不救,就当助人为乐了。

暗器尽数被挡开,千机伞收起,伞的主人款款落在蓝河身边。


“多谢阁下出手相救……”蓝河嗫嚅着朝来者作了一揖。明明是来救人的却反而被人救了!这这这成何体统!说出去都不想做蓝雨中人了!蓝河心中几欲吐血。


“我不过是一个路过的,不谢。”叶修摆摆手。


蓝河便说:“大恩不言谢,鄙人铭记在心了。”说着他抬头打量这人,衣服混搭得毫无章法,五官还端正,只是下巴上的胡子……不修边幅。


等一下,看面前这高手身上未佩戴什么代表所属宗门的物件,难不成便是传说中的民间高手?若真是如此,那定要拉入我们蓝溪阁了!


蓝桥春雪虽是蓝溪阁的五大高手之一,但在整个蓝雨里只是中上水平,先不说对方有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了,一上来就如此开门见山高手说不定扭头就走呢。对付这种高手,还是先打感情牌比较妥善。


蓝河斟酌了一下,问道:“敢问高手尊姓大名?”


“尊姓大名倒谈不上……”叶修摸了摸下颚,眼神飘忽不定,“不先报上你的大名?这是礼貌吧。”


蓝河一愣,顿时为自己方才有些失礼的行为感到羞愧,没给高手个好印象可比较难办啊!他急忙自我介绍道:“我叫蓝河,是一个……普通的剑客。”特意加上的形容词小小的引起了叶修的注意,“那么再请问阁下名讳?”


蓝河,这明显不是真名,那他叶修也没必要说真名了。江湖名号嘛不用太较真。说起来他这次是来做什么的?好像是给兴欣买酒。提到酒,坦白说叶修酒量真的不尽如人意,一杯就能醉倒那种。酒,醉,倒吗……醉卧沙场——“君莫笑,”叶修说,“我叫君莫笑。”


“好,莫笑兄弟。”蓝河从善如流。


不过说真的,蓝河是什么人物他真的没听说过啊。但是看这人的气质和表现出来的功力又不像是初涉江湖的人……叶修想着,忍不住多打量了蓝河几眼。


五官清秀,衣着整洁,只是年纪轻轻的,倒有些学生气。


“怪我轻敌,别想到他们还有后招。”蓝河懊恼道,“先瞧瞧这小玩意,怎么看着怪眼熟的……”蓝河嘟囔着,俯身拾起掉落在地上的一枚小暗器。他足够细心,怕暗器上淬了毒,使了一层内力附着在手上边,才放心地把暗器捡起来仔细端详。


叶修自然注意到了,在心中感叹了下这蓝河不是简单之人。


只见这暗器做工精美,上面镌刻了一片叶子的花纹。在江湖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花纹代表着他的主人——江湖第一人,叶秋。


蓝河注意到了,神色疑惑,道:“这不是那斗神一叶之秋的东西么?喂,你们老实交代此物从何而来……”蓝河回身叫道,却只见那些个强盗颇有自知之明,自知打不过便早已夺步跑远了。


蓝河摇头叹息:“真是不敬业的强盗。”


强盗哪有敬业之说。叶修听了只觉得这人好玩又好笑。但是看着面前这“一叶之秋”的暗器他又委实笑不出来——虽说他现在已不是一叶之秋,武器也都留在嘉世了,但怎么说这些“一叶之秋的武器”也不应落在市井小人手里。除非那些强盗是嘉世派来的,但如果这个推测成立为什么这些人堵的不是他、还一见到他就跑了?

事有蹊跷。


目前得知的信息太少,饶是叶修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下了个敷衍的四字结论。


“不知君莫笑兄弟要去哪儿?”蓝河觉得机不可失,开口,“我四处游历,没有目的地,不妨你我二人结伴同行?”


“哎呀……”叶修做出一脸为难的样子,“我本是来这边买酒的。”


蓝河大方地一拍胸脯:“那还不简单,既然是君兄弟需要那我自然会拿出上等的佳酿来招待!”


叶修大喜:“真的?那好。”接着他又做苦恼状,“不瞒你说,我最近在制作的武器缺点材料……”


“话不多说,我自然奉陪。”蓝河道。


就这样,两个身影勾肩搭背地上了路。






至于自己其实是一叶之秋的事,就别告诉他了吧。


至于自己其实是蓝桥春雪的事,就别告诉他了吧。



TBC

——————————————————

那么问题来了,谁先喜闻乐见的掉马?

评论(1)
热度(43)

© 闲余=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