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是本田植物园园长☆
曾用名本田植物园园长☆/ 俟华(❁´◡`❁)*✲゚*
圈名就是这两个 随意叫!


☆博内同人不给转载至站内外☆


关键词:
镜音铃√许博远√卡米尔√朔间零√本田菊√
米英×露中×all叶×安雷安×瑞嘉瑞×
all蓝/all卡/all菊/双花/韩张/蕉橘only.

一个很任性的人,并不把自己当写手
闲余时间码码字,产出甚少(也是个三党啦)
挖坑随心,填坑随缘,三分热度,推荐狂魔
常年修仙,习惯熬夜码字,ID的意思是幽灵(GHOST)

你看到我的喜欢和博内文章之比了吗,这就是我白嫖的证明

全职/周蓝-《日常一则》

☆周泽楷×蓝河
☆就很想看他们互宠的日常……


蓝溪阁公会的人哪个不知道,五大高手之一的蓝桥春雪和这个行事高调的绕岸垂杨愁怨不小。


蓝桥春雪难得从第十区回来,久违地来一次神之领域。大家是真的很喜欢蓝团,你说这么一个实力够强,声音够好听,待人够耐心,性格够温和,对公会够忠诚的职业玩家,放眼整个网游有多少人啊?谁不愿意和这种人打交道呢?


可绕岸垂杨就是不爽啊。这不,一得到蓝桥春雪回来的消息在公屏就是黑。蓝溪阁的人知道他们这些破事,其它公会的围观群众不知道啊,听绕岸演讲得那叫一个“义愤填膺”了。


旁边一个腐妹子打趣道:“我说绕岸啊,你对蓝桥执念这么深,该不会是喜欢人家吧?”


绕岸垂杨说:“谁会喜欢那种人啊,傻的吧。”


可,你说巧不巧,喜欢“那种人”的,现在这里就有一个,还绝对不傻。




持枪为剑:才不傻

持枪为剑:JJC见。




这个ID是“持枪为剑”的女神枪手是公会里的新人,在副本里的表现并不出彩,但是也绝不拖后腿。她好像压根没开麦,气泡里的文字也少得可怜,摆明了不屑和他讲话。


绕岸垂杨心高气傲,就是看不惯蓝桥春雪实力不强就凭人缘好和会带团排上了五大高手的名号,这一看瞧不起他的还是个妹子,那更是不服气了。竞技场见就竞技场见,他哼哼两声,查找房间、输入密码,然后开打,再然后——


连跪十局。


每局躺死没撑过一分钟。


WTF???????


绕岸垂杨不信邪,再来——


又跪十局。


这次进步了,有一局撑到了一分零二秒。


绕岸垂杨懵逼了。再傻的人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他随便想想都知道,凭蓝河的人缘,说不定……他声线颤抖着问对面的那位:“您,您是不是叶神啊?”


对面似乎是因为提到这个名字生了气,在竞技场外抬手又射杀了他一次。


“周泽楷。”女神枪手开了麦,传出的竟是清清冷冷的男低音。但显然,比起“女号居然是男人来操作”,还是简短的三个字透露出的信息更劲爆一些。


周泽楷戴着耳机,听着那家伙因震惊的长久的沉默,心情颇为愉悦地笑起来。


——他这么好,怎么就不会喜欢。





“在网游里虐菜啊,这么闲?”当事人对此时网游里的腥风血雨浑然不知,他跟绕岸垂杨吵那么久了,他早就没力气了。知道绕岸垂杨又搞事,他懒得理睬,干脆下线。


此时明眸皓齿的青年靠在门边,得意洋洋地向恋人展开了手里的两张电影票,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关怀与期待,“眼睛别累坏了,一起出去玩玩?”


周泽楷摘下耳机:“好啊。”





周泽楷算半个明星,要想出个门,帽子墨镜口罩必不可少。阳光很明媚,帽子墨镜并不突兀,口罩是医用类型的,但是——热啊。


于是蓝河一路上都拿着个印着荣耀LOGO的周边扇子给他扇风,特别卖力,额前的头发都滴下了汗水,特别诱人。


好想亲亲。周泽楷想。但奈何人真的很多。


再等会儿吧,进去放映厅就好了。蓝河以为是他觉得热,出声安抚道。


周泽楷好歹还跑跑通告,蓝河可是资深宅男,两人都是很久不来电影院这种人群密集的地方了,难免都有些兴奋。


蓝河迫不及待的搓搓手:“看什么?你决定。”


“那个。”周泽楷指了指墙壁上醒目的显示屏。屏幕里是某个恐怖片的宣传视频,什么养小鬼、鬼打墙、冥婚的嚎头统统都有,再搭配上阴森的场景和背景音乐,整个鬼片的气氛就营造出来了。


周泽楷喜欢挑战,喜欢刺激。鬼片,有意思。


蓝河一愣,抬头看了看,肩膀一缩,面露为难之色,但是这些小动作都仅有一瞬。“你想看鬼片啊,那就看这个吧!”他从口袋里抽出两张票,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


不过这一瞬对于动态视力极强的枪王来说足够捕捉了。


嗯……但相比之下周泽楷果然还是更喜欢恋人。


周泽楷没回话,只是这时候又伸手指了指屏幕。这回显示的倒不是鬼片了。


周泽楷这时候慢悠悠开口说:“看小.黄.人。”


蓝河知道周泽楷是想照顾他,可他是个大男人,还是个唯物主义者,怕什么鬼呢!他坚持道:“可你刚刚说想看那个鬼片。”


周泽楷摇头,拉下口罩给恋人展露一个令人心安的微笑。


我现在不想看了,因为你不想看。


他不知道怎样诉说能很好的表达自己的感情,那便不说无用的言语,用行动来表达就好了。


“快开场了。”周泽楷拉上口罩说,不用想也知道此时他的嘴角一定是弯的,因为他弯着的眉眼里笑意盈盈。


“……好。”蓝河也回以一个微笑,不再磨蹭,换了票就往放映厅走。


两个人手拉着手,就像初次约会的情侣一样,羞赧,心砰砰直跳。





快开始放映了,座位基本都坐满了人。蓝河挑的是偏后的座位,但是为了防止某人动手动脚,这个座位处在中间。


蓝河一路道着歉一路拉着周泽楷落座。直到电影开始放映了,观众都被滑稽可爱的小黄人吸引去了注意力,周泽楷才敢把帽子、墨镜和口罩摘下来,长出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在灯光昏暗的放映厅戴墨镜看电影,可别是个傻子吧。虽然电影院的冷气充足,但是毕竟人多,还是会热的。就算冒着暴露的危险,周泽楷也不想戴这个口罩。


电影剧情本就有趣,再加上全场氛围浓厚,笑声不断,蓝河是很能适应环境的人,跟着就沉浸到电影里去了,笑得前仰后合。


周泽楷也笑,浅浅的两个酒窝,向着的却不是大荧幕,而是身边的爱人。


蓝河揉了揉笑得有些酸痛的面部肌肉,拿起放两人中间只插着一根吸管的可乐啜了一口,注意到他的视线,忍不住问身边的周泽楷:“不看电影吗?”

他担忧,担忧周泽楷没能如愿看到鬼片,担忧周泽楷觉得电影没意思。若真是如此,那这一趟岂不是白来了?


周泽楷带着浅笑摇摇头,说道:“你笑起来,很好看。”


电影没有你好看。


看电影不如看你。


周泽楷歪头想了想,又补充说:“最好看了。”


蓝河在对方笨拙又真挚的情话中呆住了,瞪大眼睛的样子颇为可爱。


蓝河的第一反应:被联盟第一帅哥说很好看。


第二反应:被自己的恋人说最好看了。


最后,综合以上反应,他忍不住笑了出声,“嗯,我们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情侣。”他柔声说罢,上半身探了过去,“给你点奖励要不要?”


“要!”周泽楷的笑意顿时更深,就差一条金毛尾巴在他身后摇晃了。


双唇相印,感受到的是再熟悉不过的对方柔软的触感、对方香甜的味道。他们都不舍得在对方的唇上啃.咬,一上来就直奔主题。周泽楷向来是主动的那方,蓝河随着他,舌与舌相交、起舞。周泽楷还喜欢吸.吮蓝河的舌尖,蓝河吃惯广式早茶,口腔总是有甜甜的味道。周泽楷也喜欢吃甜,更喜欢吃蓝河嘴里的甜。


但周泽楷也不是不知克制的人,蓝河觉得不行了便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作为抗议,像被欺负了的小动物,惹人怜.爱。周泽楷听到了,再不舍也会退出来。尽管如此,每回深.吻后他们的唇瓣还是会明显地肿一些。


坐在旁边的小姑娘没看清他们的脸,倒是目睹了全程,拉着同伴在那头嬉笑。



同伴好奇地探头,恰好看到二人唇舌分离,其中一个往嘴里扔了几颗爆米花,腮帮子鼓鼓的,盯着荧幕看得很认真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掩饰自己的害羞。另一个不说话,就专注地盯着对方魇足地笑,嘴角弯弯的,手里拿着插着被蓝河留下牙印的吸管的可乐,仿佛电影不在播放、这里其他人不存在一样。


场内很昏暗,大荧幕的光只隐隐能勾勒出两人大概的轮廓。那人借着荧光打量了他们会儿,怔住半晌,才一手指着他们,一手掩嘴,声音发着颤,带着几分惊喜几分纳闷地道:“你不是周泽楷吗?”


周泽楷突然被陌生人叫出名字,眨了眨眼望过去,见是一个面善的姑娘,完全没有被认出来十分危险的自觉,点了点头,我是;又摇了摇头,不要声张。


然而这里的人又不是赛场上那些和他默契十足靠眼神交流也足够的队友们,人家得到了肯定,兴奋一下子就冲昏了头脑,下意识地就忽略了他那个摇头的意思。


“我的天!三生有幸!”那女生尖叫一声,手上动作飞快地拿出手机,“楷楷!请问你可以和我拍个照吗!”


女生花痴起来音量都控制不住,果不其然“枪王周泽楷就在这里”的消息传遍了全场,整个厅顾不上看电影那些傻得可爱的小.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荣耀和周泽楷这两个名字的人一个个顿时骚动了起来:


“楷楷???”

“真的是周泽楷!!!!”

“枪王大大!!!!”

“周泽楷在这里?!!”

“我摸到楷楷的头发了!我要用绷带把这只手封印起来!!”

“啊啊啊!!!”




蓝河这下生出了危机感,电影也不看了,起身拉着周泽楷的手就走,bgm是小.黄.人越.狱成功的歌声。他们能不能“越.狱”成功还是未知呢。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附近几排的人统统站了起来想要近距离接触只能在媒体上见到的大神,更有大胆的女生起身就过来要签名了!


靠,他明明在和我约会!签名等见面会再说!蓝河憋着一肚子气,拉着周泽楷的力气也大了些。周泽楷也不傻,知道暴露了有多麻烦,但他现在脑子里满满都在想着——蓝河生气了,怎么办哪?周泽楷用力反握回去,递给对方一个对方并不知晓的抱歉眼神。


出了放映厅麻烦更大,围观群众或多或少也在电视上见过这张脸,也有大胆的人跟上来凑热闹,这架势简直比得上娱乐圈里的当红小生了!
蓝河拉着周泽楷的手艰难地挤出一条路,嘴上忍不住埋怨一声:“早知道不约会了……”


原本一句无心之语,周泽楷听在耳里,这个场景下,四舍五入就曲解成了:以后不约会了!


他登时慌了,慌了后便是生气,脸色一凌,俊脸上顿时蒙了一层冰霜,还夹带着黑气。


“请让一让!”一字一顿,简单的四个字明明措辞礼貌,却硬生生教人听出了一丝霸道。拦着的人群静了一秒,让出了一条狭窄的小路。


蓝河是南方人,又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乍一看身上都是羸弱的书生气息。虽说他整天宅着打游戏,但对于一米八的周泽楷来说他这点体重不成问题。说话不如行动,周泽楷反手就把面前的蓝河拉入了怀里,在周围或惊讶或惊喜的一片声音中一把抱起了自己的恋人,扬长而去。


哼……不给你们看!周泽楷生着闷气,一边手把恋人拥进胸膛里。




蓝河不是高调的人,所以周泽楷也努力避免让他们两个上头条,文字头条就算了,配图是两人背影也勉强可以,但是蓝河不想露脸啊——


“废话!和联盟第一脸一起我就是个陪衬嘛,还有你那帮可怕的太太粉,我不要面子的啊!”这是原话。


周泽楷委屈。长成这样是他决定的嘛?她们喜欢他是他决定的嘛?结果还是周泽楷表示不管怎么样他只会喜欢蓝河一个,对方才消了气。


其实也没气你,蓝河嘟哝,就是气自己怎么长成这样,游戏也玩不好,跟你在一起是不是耽误你啊。


周泽楷就笑,站在蓝河身后揽住在厨房里做广式早茶的蓝河的腰,说,别气了。


像个撒娇的大男孩。


蓝河也是长相清秀,放在人堆里也不会认不出来的类型,但还是和周泽楷长相俊美在哪儿哪儿是人堆的类型不同。


此时周泽楷笨拙的动作像初得子的爹地抱着个娃娃一样。“大娃娃”蓝河的屁.股就坐在“爹地”周泽楷的手上,那双在赛场上叱咤风云的手就这样抱着他羞.耻的部位。虽然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吧可是蓝河还是觉得在外面这样做实在是一件羞.耻得不行的事,但是他又不好出声拒绝,这要怎么办啊——


最终蓝河放弃了挣扎,两只手臂环住了周泽楷的脖颈,只觉得埋在对方颈窝里的脸上滚烫。


周泽楷看怀中人这个反应以为他生气了,心中更加慌乱,又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整个过程形容成“落荒而逃”也不为过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蓝河余惊未平地扶着门框一个劲儿的喘气——被吓的。


太刺激了……大神真可怕,跟联盟第一脸处对象的坏处就在这里……怎么出门约个会还要提心吊胆的像要逃亡一样,诶这么说起来倒还挺带感的啊,有个神队友就是好……就是可惜了电影票了……


再心疼电影票也没有恋人重要。蓝河抬头刚想询问抱他回来的周泽楷怎么样,映入眼帘的却是周泽楷焉着呆毛可怜巴巴地盯着他的…诡异场景。


周泽楷扁着嘴,眉头微皱,满脸写着不高兴,语气委屈地吐出几个字:“要约会。”





最后一看周泽楷这副样子心就软化成水的蓝河答应他今天整晚都在床.上约会的过分要求。




第二天正午蓝河瘫倒在床上,叫的沙哑的嗓子感叹着周泽楷果真是枪.王啊,收获是对方作为回报奖励的一个充满了侵.略性和占.有欲的吻。





FIN.




并且从此以后两人决定只在家和游戏里约会(bushi)。


他们对彼此的宠爱都心知肚明,又心照不宣。

评论(13)
热度(93)

© 闲余=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