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是本田植物园园长☆
曾用名本田植物园园长☆/ 俟华(❁´◡`❁)*✲゚*
圈名就是这两个 随意叫!


☆博内同人不给转载至站内外☆


关键词:
镜音铃√许博远√卡米尔√朔间零√本田菊√
米英×露中×all叶×安雷安×瑞嘉瑞×
all蓝/all卡/all菊/双花/韩张/蕉橘only.

一个很任性的人,并不把自己当写手
闲余时间码码字,产出甚少(也是个三党啦)
挖坑随心,填坑随缘,三分热度,推荐狂魔
常年修仙,习惯熬夜码字,ID的意思是幽灵(GHOST)

你看到我的喜欢和博内文章之比了吗,这就是我白嫖的证明

全职/叶蓝-《今天的叶老板吃到蓝老板的豆腐了吗》

☆非原著向☆
☆路人视角?
♡七夕快乐

文/俟华


这荣耀一条街啊,可以说是所有男女老少梦寐以求的天堂了。轮回那块地,就有上品的冰激凌,还有美男子瞧,好多太太们都爱往那里去。怕吃出病吧,也没事,那边的微草,诶对就写有中草堂的牌匾的那里,卖药的,绝对良心,尤其是妇女常往那儿去。还有烟雨楼、百花谷等……各有千秋。


我要和各位讲的呀,故事中那其中一位主角是那蓝雨的。




话说这蓝老板,属蓝雨的人,不过听说在隔壁的兴欣待过一段时间。虽说是比不上蓝雨的两大招牌喻老板和黄老板,但此人在蓝雨里也算小有名气的。


蓝老板可温柔了,小孩子们有事没事都往那里去,他也不嫌烦,空闲的时候还和孩子们做游戏、讲些小知识呢。再加上蓝老板这人本就生得清秀,也不乏小姑娘在那儿,他也亲切,店里便总是谈笑风生的。蓝老板人又年轻,哎,我还是叫他小蓝老板吧,姑娘你的眼神有点嚇人啊。


话头回到小蓝老板身上。那些流浪汉呀、乞丐呀、迷路的人呀,是挺麻烦吧,可是到小蓝老板这里,给一个温和的微笑招呼人进来,沏一盏茶,摆几盘小菜,再上一两碗热腾腾的饭。


对,小蓝老板这人呀还容易心软,客人求个情,就能便宜些甚至赊账了。也有些熟客不好意思按原价付,但既然是熟客嘛小蓝老板也会适当少些价钱。就因为这样,小蓝老板的收入一直不上不下的。


但之前也说了蓝老板客人多,所以即使这样,蓝老板的收入在蓝溪阁中也是排的上名字的,好像是前五来着。不瞒你们说,我也喜欢去蓝老板那里呢。


说到这里,我要和各位讲的故事中的另一位主角,姓叶,比小蓝老板年长几岁,就称呼他为老叶吧。


说起老叶,那也是一个奇人。噢,有关他的身世,我之后会提到的,年轻人,稍安勿躁。





老叶与小蓝的相遇啊,也是缘分使然。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嘛。


那是一个夜晚,平常这个时候隔几个路口的夜市已经逐渐热闹起来了,可是这晚天不尽人意,又是刮风又是下雨的,小蓝老板送走了最后一桌客人,拾掇拾掇东西准备打烊。


老叶从嘉世里出来,就披了一件旧外套,全身上下就带了一盒烟,此时点了一支叼在嘴里,双手插在裤兜里,迎着淅淅沥沥的雨晃晃悠悠地走过,和正打算关门面的小蓝老板打了个照面。


小蓝老板先叫住他,雨这么大,你进来坐坐吧?


其实吧那时候雨不算很大,但是下了有一段时间了,老叶大概也淋了很久,脸上头发衣服都是湿漉漉的,怕不多时就要感冒的。小蓝老板也是心好。


……你要问我,那这种天气他怎么还点烟?


我怎么知道,那老烟枪厉害着呢。


老叶摆摆手急忙说,我没钱啊。


不要钱,小蓝老板也急忙说。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回身把灯点亮了,招呼门口的老叶进来,自己又回头进里屋去拿东西。


老叶就奇怪了,嗬,这年头的生意人,有哪些人是不求盈利的?怕是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呢。


也算是雪中送炭了,老叶搓搓手踏了进来。小蓝老板声音和长相都干干净净的,一个大男生,没什么烟火气息,老叶大概是因为这样才进来的,这人平常可谨慎着哩。


小蓝老板再出来的时候端了一壶热茶出来,跟老叶说,先暖暖身子吧,感冒了不好,接着又转到老叶身后把一条毛巾盖在了老叶湿透的头发上。他低头看到地板上一串水痕,什么话都没说。


老叶打量了那茶水有一会儿才举杯来喝——大概是在端详里边有无下毒。


小蓝老板看老叶的头发还在滴水,便开口问他,你怎么不擦擦啊。


老叶悠悠地:也不会死人嘛。他那时候心情不大好,语气不由得有些冲。


哪有这样不爱惜自己身体的?小蓝老板顿时来了气,上手拿着毛巾就给老叶擦起头发来。


老叶被他这几下搞得摇头晃脑不能好好喝茶,只好无奈地放了茶杯,抬手往自己头上摸去,好好好,我自己来就行。


这一下就不小心覆上小蓝老板的手了。老叶刚从外边进来,手冰冰凉凉的,手上还有些薄茧。小蓝老板一直在室内,手温温软软的,哪经得他这么一折腾,触电似的就把手收了回来。


你别说,老叶的手还真是好看。手指修长,又棱角分明。


小蓝老板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的举动对陌生人有多不礼貌,急忙说着我去炒点小菜,就回身进里屋了,却来不及掩饰自己微红的耳根。


老叶一边擦着自己头发,注意到了,就笑,哎呀,这个老板可真有意思。


过了一会儿小蓝老板探出个头来,语气里带着些歉意,说:招待不周哦,天晚了没什么食材,就只有豆腐白菜一些素的了。


老叶其实还挺爱吃肉的,但他看着小蓝老板这副模样什么不好的话都说不出来,便笑笑说:没事挺好的,我喜欢吃豆腐。


这个“豆腐”嘛,除了食物还有另外一个意思,你懂的。


小蓝老板闻言便放心地把头缩回去了。老叶就又抽了一支烟等着。


老叶抽了半支烟,就见小蓝老板端着热腾腾的饭菜出来了,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手忙脚乱地把那半根烟掐灭了。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老叶看着那半根烟一脸惋惜。


小蓝老板一边摆菜一边白他一眼:这回就算了,我这店里不给抽烟的啊。


咳,好吧,下不为例。老叶吃人的嘴软,虽然依他的性子,这话的真诚度有待考证。


还挺香的哈,老叶咂嘴。


小蓝老板有些骄傲,那是,这可是我的店子。


老叶惊奇,这么年轻啊,你的店?


是啊,小蓝老板笑吟吟地,快吃吧。


老叶也不客气,顿时食指大动。


不是我吹,小蓝老板的手艺当真是不错。豆腐软软的,容易炒散,可放在小蓝老板手下,倒是颇有一副好模样。碎肉是用酱腌过的,尤为入味。豆腐炒肉未免有些单调,小蓝老板又洒了些韭菜,味道更是香了。


老叶一抬头吧,就看到小蓝老板坐在桌对面,看着他的眸子亮晶晶的,目光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


老叶心下清楚,面上却是在逗他:看我干嘛呢?


小蓝老板被这一问也不好意思了,移开目光:……没干嘛呢,好好吃你的。


那不成啊,老叶拿着筷子悠悠地,我不是正在吃你豆腐嘛。


这句有贬义啊,小蓝老板噎住了一会儿,纠正他——是吃我的豆腐。


对呀,你的豆腐嘛。老叶十分淡定。


……是我炒的豆腐!小蓝老板瞪他。


好好好,反正都是你的豆腐。老叶漫不经心地。


………………于是小蓝老板不想理他了。


能把好脾气的小蓝老板逗成这样的,老叶大概还是第一个呢。


嗯,很好吃。茶余饭后,老叶擦擦嘴,起身,帮着小蓝老板一起收拾。


——实际上是小蓝老板收拾碗筷,老叶帮着擦桌子和拖地。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老叶看了看天色和外边的景象,推测了一下时间,觉得是回去的时候了。


谢谢招待,我会再来的哦。老叶一边踏出门,一边点烟,还不忘和身后的小蓝老板打招呼。


别来了!小蓝老板还在气头上,看着老叶格外潇洒的背景跺脚。


老叶也知道小蓝老板是开玩笑,之后一连好几天还是固定这个时候光顾。偌大的店里,小二和客人都走了个光,就两个人坐在橘黄色的灯光下,一个吃,一个看着对方吃,二人一起谈天说地。


到了第六天,老叶没有光顾。


小蓝老板等了一会儿(本人言。但我猜测这一会儿应该时间不短),见人实在没来,便匆匆关了门。


第七天,没来。


第八天,还是没来。


第九天,小蓝老板想,他谁啊,干嘛要等,不等了。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小蓝老板不免还是有些失落的。但还没失落一会儿呢,他又来气了。




这几天来,店里的客流量少了不少,居然连空荡荡的情况都有。小蓝老板不说,但心里总归是不爽的。终于有一回忍不住了,逮着一个熟悉的姑娘,寒暄了几句才问,为什么最近光顾这里的人少了好多?


小蓝老板说这话的时候不自觉地扁了嘴,那姑娘看得心尖那叫一个颤。姑娘先是介绍说,对面那里一家叫做兴欣的酒楼最近新来了个大厨,手艺特棒,酒酿也是味道极佳,最近又搞打折活动,大家都往那里去。说罢姑娘又安慰他,我们
这些不喝酒的还是很喜欢来小蓝这里的啦。


小蓝老板和这些年轻人年纪相仿,姑娘们同他熟悉了,也少有叫老板的时候。一口一个“小蓝”的,叫得可亲热了。


小蓝老板就回了一个微笑,谢谢你啊,我会继续努力的。再聊了几句,他回身就变了神色,给朋友打电话:二笔二笔,下午你来帮我看一下店吧。


笔老板与小蓝老板关系是铁哥们儿,师出同门,在蓝溪阁里也是排前五的人。他有些奇怪:发生什么了?



小蓝老板:有人抢我生意!


笔老板:……车前子?没必要吧,你可以的……


小蓝老板:不是微草,是兴欣。


笔老板:哦,兴欣啊,那里有个叫君莫笑的大厨,上头挺关心的来着。你去吧,交给我了!


小蓝老板:好好好。


小蓝老板的店面交给朋友管一阵子,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他当然是乔装一下就动身前去传说中的“兴欣酒楼”了。


小蓝老板其实不是好酒之徒,来到兴欣酒楼,扑面而来的一股酒气,他本以为自己少说也有一点嫌弃,却不想自己连半点嫌弃都没有。兴欣酒楼的酒气,是酒的醇香,饶是小蓝老板这样不好酒之人也有些痴了。


小蓝老板意思意思点了度数较低的葡萄酒,拿着菜单,看着上面写着的豆腐二字愣神。没好意思让小二等太久,他还是点了豆腐。小蓝老板还不忘说:可以的话,麻烦叫一下你们的君莫笑大厨。


小二唯唯诺诺的应着,脸色有些为难:君老板不一定会出来见人,我去叫一下,客官稍等。


小蓝老板想着,不会吧,还有厨子摆架子啊,一边对小二笑,无妨,辛苦你了。


小二回身办事去了,小蓝老板便找人攀谈起来,话题无非是围绕那个君莫笑老板的。


君莫笑老板啊,客人也是认识小蓝老板的,想了一下,把知道的全盘托出,兴欣酒楼最近收的一个厨子,好像真名叫叶修什么的吧。


旁边一个小孩插嘴:什么叶修,人家是嘉世出来的叶秋好不好。


那个客人蹬了一眼小孩:说话要有礼貌,那可是叶秋大神。


对对对,就是嘉世的那个叶秋。据说是和嘉世内部不和,被赶出来的……嘘。


小蓝老板把来龙去脉猜了个大概,除了对老叶是大神这件事震惊以外,还有郁闷:你说一个大神在好好的嘉世界不做,来这里欺负他们这种小人物做什么?


他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百无聊赖地拿筷子戳着碟子里的花生米玩儿。



再过了一会儿,面前出现了一只好看的手,端着他方才点的菜。


小蓝啊,欢迎来玩啊。


小蓝老板一听这熟悉的声音,吓得噎了一下,接过了始作俑者递过来的一杯茶水,缓过来了一会儿才换了眼光打量起面前的老叶。


哦,这下不该称呼为老叶了,该叫叶老板了。


小蓝老板:叶修?


叶老板点头。


小蓝老板:叶秋?


叶老板点头。


小蓝老板:君莫笑?


叶老板点头。


小蓝老板:我可以揍你吗?


叶老板点…急忙摇头。


叶老板毫无自觉地和小蓝老板谈笑,我说小蓝啊,不妨你也来我们兴欣酒楼呗?想你的豆腐啦。说着说着还咂嘴。


小蓝老板:呸!


这边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这话,那边迎面走来了一个小二,小二看到叶老板便喊:君老板,你怎么还在这呀,陈老板娘叫您呢……


叶老板急忙回答:好好好,这就来。


哎,我话还没说完呢,小二急忙又喊,君老板,您小心一下脚下那个瓶子呀——


然而说这话的时候已经迟了。


小蓝老板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子就从椅子上摔了下来,疼得他呲牙咧嘴的,好在身后有一只手扶住了他的头,不然他还得担心自己是不是要傻了。


是叶老板脚下一滑,不受控制地就扑向小蓝老板了,还好他眼疾手快,伸手给小蓝老板垫了一下。


叶老板叶老板,蓝老板的豆腐味道怎么样啊?旁边一群客人中不乏好事之人叫起来。


叶老板一看,这可了不得,自己一边手是垫住小蓝老板了,可另一只手呢,好巧不巧,正摆在小蓝老板的酥胸前呢。


……你别说,软软的,手感还不错。


小蓝老板面子薄大家都知道,此时在大家面前出糗更是尴尬得恨不得找到个地洞钻进去逃离这个是非之地,然而他在这装修颇好的兴欣酒楼找不到什么裂缝,只得瞪着还赖在自己身上的人:还不快点下来!


叶老板煞有其事地回答:非常好!

客人们一阵哄笑。


叶老板在哄笑声中拉小蓝老板起身,一边给小蓝老板拍打着衣服上的灰尘,一边向客人们说:行了行了,好好吃饭吧各位。


小蓝老板整理着胸前的衣襟,并不好意思直面他人打量的眼光。


叶老板又转过身来,直面小蓝老板的怒视。下次,还要吃你的豆腐哦。叶老板俯身在小蓝老板耳边说道。


小蓝老板实在又羞又恼,方才又发生了那样的事,闻言怒瞪叶老板一眼,推开对方大踏步地走回店里。


叶老板也不追,向着对方挥手告别。虽然对方看不到。


他心里大概是在想着,哎呀,糟糕了,怎么给小蓝道歉呢?




日子还是一天天地过去了。


叶老板还是会光顾小蓝老板的店里,不过小蓝老板闹脾气,再也没有晚关门等他了。但是叶老板大白天忙里偷闲地来尝小蓝老板的手艺,小蓝老板也没什么办法,没好气地还是会和叶老板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会儿天。


兴欣酒楼的生意还是很火爆,不过小蓝老板的店里生意也不差。


小蓝老板不是记仇的人,也不会这么快将那天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但现况挺好的,小蓝老板也不会闲得没事找事。


但是这不代表事不会自己找上门。


这天阳光明媚,是个少有的好天气。小蓝老板在厨房里忙碌着,时不时抬起手擦擦汗水。他只觉得今天的店里格外的喧闹,没来得及细想,消息就传来了。



小蓝小蓝,门口有人找你呢,拿着百花谷的花诶——不过是个男的。有个和小蓝老板熟识的姑娘蹭蹭蹭地上楼传话。



厨房在二楼。厨房里的小蓝老板忙着手中的活儿呢,闻言吓了一跳,听到“是个男的”四个字心中已有了人选,不免有些羞赧,应了声“我知道了,谢谢”,就向窗外望去。


百花谷的花可是赫赫有名的,繁花血景听说过吧,就是张老板和孙老板的招牌。叶老板也不懂什么浪漫,什么俗气的套路都走,捧着一束张老板力荐的玫瑰站在小蓝老板店门前。注意到小蓝老板的目光,便高举起花束和人打招呼。


听说小蓝老板嚇得差点扔个锅下去:叶修,你要干嘛啊?


听说叶老板眨眨眼一脸无辜:沐橙的主意,你不喜欢?


小蓝老板支支吾吾半天,也不知应的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反正下边的叶老板笑得可高兴了。小蓝老板看了心中更气,干脆啪的一声关了窗户。


……没多久又打开了。毕竟厨房重地嘛,怎么能不通风呢。


小蓝——再给我吃一吃你的豆腐吧——

叶修——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于是街上响彻了两个人对话的回声。




你若问我:所以叶老板对小蓝老板之情意是不是断袖之癖?


唉——我只能说:年轻人,看破不说破。


你若再问我:所以今天的叶老板吃到蓝老板的豆腐了吗?


那我也只能说:不知道呢,我只是个说故事的。




别质疑这故事的虚实程度嘛,你瞧,这条路过去那里,就是蓝溪阁旗下的一家铺面了,去打听打听,确实有个小蓝老板。对,就那里——


呀,怎么有个人被赶出来了?我看看,这人看上去也不像叫花子呀,何况小蓝老板脾气极好很少赶人——


哦,嗨,那不是叶老板嘛,见怪不怪的事儿了。




看来今天叶老板也还没吃到小蓝老板的豆腐呢,呵呵呵……


-完-

评论(4)
热度(118)

© 闲余=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