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是本田植物园园长☆
曾用名本田植物园园长☆/ 俟华(❁´◡`❁)*✲゚*
圈名就是这两个 随意叫!


☆博内同人不给转载至站内外☆


关键词:
镜音铃√许博远√卡米尔√朔间零√本田菊√
米英×露中×all叶×安雷安×瑞嘉瑞×
all蓝/all卡/all菊/双花/韩张/蕉橘only.

一个很任性的人,并不把自己当写手
闲余时间码码字,产出甚少(也是个三党啦)
挖坑随心,填坑随缘,三分热度,推荐狂魔
常年修仙,习惯熬夜码字,ID的意思是幽灵(GHOST)

你看到我的喜欢和博内文章之比了吗,这就是我白嫖的证明

全职/蓝河中心-《我怀疑蓝哥是个假混社会的。》

☆各种私设的爽文,美化过的黑道AU
☆大概是想写出一个道上的清流x

文/俟华


在道上混的人大多都知道蓝雨,知道蓝雨的人大多都知道蓝雨背后的蓝溪阁,知道蓝溪阁的人大多都知道阁中五大高手,知道五大高手的各个都知道蓝桥春雪。
每个认识蓝桥春雪的人都会如此吐槽:“我怀疑蓝哥是个假混社会的!”




蓝桥春雪是出了名的有耐心,蓝溪阁中有超过一半的人都被他带过。

每个新人都有一段这样的经历:

进入蓝溪阁,被领到一个南方口音的大学生模样的青年面前。青年不像一路过来遇见的那些前辈,他的衣着整洁又干净,实在不像是个参与过帮派火拼的。

青年带着微笑自我介绍:“我道上的名字是蓝桥春雪。”

蓝桥春雪——好一个文艺的名字。每个人心中都这么想。

实在不像个混社会的。每个人的心中接着这么想。

他很淡定地:“嗯,大学毕业。”

大家心中又一阵惊叹——毕竟走上这条路的,学历高的实在屈指可数。

接着他又补充道:“G市Z大的。”

大家心中的惊叹已经转换成膜拜以及疑问了——为什么这等高材生会来混黑道?

仿佛知晓他们心中的疑惑,青年继续解释:“兄弟都是道上的,我就来道上了。”

新人们颔首——前辈真是个讲义气的人。

青年脸上的笑容更深:“以后我就负责带着你们,除了教你们道上的一些‘常识’以外,文化课也是有的。”

“公会之间的竞争,关键靠人才,基础是教育。我们蓝雨的人,不仅黑道上能打,白道上也能混。”青年的笑容上带了些自豪。

新人们在心中叫苦:所以为什么混了黑道还得上课?打赢了老师可不可以不上啊?

青年的回答是:“你们可以试试同我打上一架。”

潜台词是:你们一定打不过我的。

于是新人们臣服了,身体和思想上都。



蓝桥春雪喜欢耍剑。

“蓝桥的偶像是剑圣夜雨声烦啊。夜雨声烦,我们蓝雨二当家黄少天嘛,你们都懂的。他还是脑残粉来着,整一个黄少吹。”和蓝桥熟悉的另一位高手笔言飞透露说。

回应他的是蓝桥的一记手刀:“说什么呢!黄少本来就好,根本不需要吹!”

笔言飞轻松地侧身躲过:“你看,就像这样的吹。”

蓝桥不甘地追上去。

蓝溪阁高手们的日常打闹就是这样的。

都一个公会的,何必总蔓延着血腥味呢。



大多数人都好奇蓝桥春雪这样的人怎么走到道上来的,“兄弟都是道上的”想想实在有些敷衍,Z大啊,怎么个交友不慎都不会到这种程度吧。

蓝桥春雪回忆了一下曾经。

高三的时候被家里人逼着努力,他又本就是个乖仔(曾经),想着考个Z大让家里人高兴一下,嗨,倒还真考上了,好巧不巧还是和自己女神一起的。同学聚会的时候他不经意听到女神说“成绩好的不良少年最帅了”,于是一错念间走上了这条路。

蓝桥春雪本名许博远,这个名字只有与他非常好的几个兄弟知道(事实上他的人缘不是一般的好,可以用“交好”描述的朋友实在太多了)。许博远的母亲的朋友的儿子叫做黄少天。

对。黄少天。

黄少天比许博远小几岁,但这小小的年龄差并没有造成什么障碍。

黄少天从小修习武术,尤其喜欢耍剑,许博远就跟着也一起练。但两个人在剑道上的造诣差了不止一点儿。虽然许博远的天赋也不错,但比起黄少天来还是差劲了些,在许博远带领训练营的队友们在省里比赛时,黄少天已经在国际表演赛上浪荡不羁去了。

许博远与黄少天也相处了有好些时间,关系本就好,对黄少天这等成就也是服气。

于是在某一天二人相聚的时候许博远提了一下“想成为成绩好的不良少年”的“美好”愿想。

然而黄少天突然兴奋起来:“哎!我说小许你可想好了啊,不良少年可不是那么好当的,不过你要是想当没问题啊你黄少罩着你!你知道蓝雨吧其实蓝雨也是道上的,你随便找个蓝雨的店进去报个蓝溪阁的名字,再抱上夜雨声烦黄少天的名号保管你一路顺风——”

许博远一开始其实也是半信不信的,但他了解黄少天的为人,于是依黄少天的话照做了。

事后他哭笑不得地回道:我想做的是不良少年不是黑道啊!

黄少天还纳闷呢:有什么差别吗?比起来后者不是更酷吗?

——也没毛病!

于是许博远了解了社会的黑暗面,了解了蓝雨,蓝雨的大当家索克萨尔喻文州二当家夜雨声烦黄少天,蓝溪阁……

不过许博远的性子也是够倔,自从明白了他可以通过黄少天走后门这件事后,他绝口不提认识黄少天这件事,凭借自己的剑术和胆识,结识了笔言飞、入夜寒等人,一路走上了蓝溪阁五大高手的位子。



笔言飞与他年龄最接近,也是最喜欢插科打诨的那个。笔言飞回忆说:

以前还没有什么五大高手,那时候就年龄最大的大春混得更好些,兄弟几个都是从收保护费做起的。哎,说起来蓝桥这个人根本就不像个黑道(底下人纷纷回应:是,是!),收个保护费跟做什么一样——

我还记得我俩第一次收保护费的时候,是去城西那个巷子里,那里有家人,男人整天赌博酗酒,家里就留着女人和小孩。蓝桥当时还是后辈,和我在前辈们身后,他还反复问“真的要收她们的保护费吗”,问了不下五遍(此处蓝桥回击:你不也问了还和我一起的)!

蓝桥那时候应该也知道啊,保护费又不是白收的,那天不是有几个放高利贷的来找麻烦嘛,可不就是我们打回去的——你怎么这个表情,不会还以为那时候是见义勇为吧(蓝桥支支吾吾)?

我和蓝桥一起行动的,所以记得很清楚,蓝桥收完保护费后没有立马走人,而是留在那里很久,又收拾东西又打扫卫生的,最后还给那家人留下了一个信封,还告诫那妇人千万不要把这笔钱拿给丈夫赌,之后一个月都是借我钱用的,哎,你说你心软这毛病真是——(蓝桥:我这叫善良!)

最后大家得出结论:蓝桥春雪做一个黑社会大佬实在是因为命运弄人!

蓝桥春雪哭笑不得地又和笔言飞打闹在了一块儿。



其实蓝桥不喜欢打架,虽然他打架的能力在蓝溪阁里排得上名号的厉害。

系舟和知月两个人就对此有深刻的理解。

比起大哥和小弟,他们更像是朋友的关系。比如周末的时候,系舟正带着几个弟兄和隔壁中草堂的“友情切磋”,蓝桥一个电话打来了。

“是蓝桥春雪的电话?”

“车前子说的那个?”

中草堂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他们都是跟着车前子混的,不是什么高层人物,对蓝桥春雪这等人物也是带有些仰慕的。想想方才让蓝溪阁的几个人受了说轻不轻说重不重的伤,实在是有点心情忐忑,急忙告辞。

系舟沉默着,觉得自己不该告诉他们蓝桥刚才一通电话其实是让自己帮他带本新出的杂志回去。


知月是蓝溪阁里少见的女孩子,理所应当地不是前线人物,她倒很喜欢和蓝桥呆在一起。

知月虽然是女孩子,但是毕竟都是黑道上的人了,她和普通的女孩子又不太一样,其他的女孩子为了保养早早睡下或熬夜看言情小说,而她则和弟兄们在夜市里闯荡。

“烧烤啊,夜市的话当然是烧烤了。”

“烧烤的话是不是有点久啊?”

“夜还长嘛,弟兄们嗨起来!”

知月就是其中起哄的一个。

蓝桥经常和他们在一块儿,不过很少提什么意见——因为蓝桥是G市人,要是问他的话他八成会答“等到早上吃广式早茶”并且吧唧吧唧嘴。

知月还记得自己某一天很平常地和弟兄们吃吃喝喝,但是麻辣肉串配一杯冰啤下去肚子却疼得不行。

感受到身下传来的粘腻感,知月心中不好的猜测成型:姨妈来了。

蓝桥一向很细心,很快就发现平常放得开的知月意外地收敛,拿的烤串和啤酒都少了好些,仔细端详还可以看出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蓝桥凑过去低声询问:怎么了?

知月有些害羞:来亲戚了。

蓝桥得到这个答案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急忙回身去装了一杯热水,又带过来一包纸巾递过去,小心地扶她起来,还不忘和弟兄们打声招呼:“女孩子不太舒服,我送回去啊。”

身后的弟兄们开玩笑:怎么,你们两个人约会去啊?

蓝桥就笑,女孩子害羞呢。

知月被蓝桥护在身后,心里想着:的确害羞呢。

男朋友都没这么好的。



但是你又不能怀疑蓝桥春雪作为蓝溪阁五大高手的厉害。

不说他带新人的能耐了,前文也说过蓝溪阁超过一半的人都由他带过还被带得心服口服的;也不说他人有多好了,前文也说过他人好心好人缘好;这回就说说他打架的事吧。

说起某一天,蓝桥照常放了新人们的课就坐在场子里看看书玩玩手机,偶尔抬起头和来人攀谈几句。

但这一抬头可不得了。

“知月,你这手臂?”蓝桥叫住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喔,这个啊,”知月说着看向了长袖下缠着绷带的手臂,故作轻松回道,“没什么啦。”


“我可不觉得是cosplay啊。”蓝桥盯着透过绷带的血迹。

知月苦笑,“前阵子遇到了打劫的几个小混混,他们劫我是不可能啦,但是…喏,代价。”


换作别人可能就问知月一个道上的怎么还被不入流的小混混欺负了,但蓝桥可不会,他把手机划开点进了备忘录,问知月是在哪里的小混混。


知月回答了,但她也是个大度的女孩子,接着就摆摆手说:算了算了,谢谢蓝哥,他们也赔了我医药费嘛。

蓝桥点点头,却二话不说提着剑出了门。

蓝桥春雪作为蓝溪阁的五大高手也不是浪得虚名。

据说他把那窝连公会都算不上的小混混堆都掀翻了,衣角却没沾到任何血迹,晚上照常坐在场子里看最新出的杂志。有人问起,他就微笑着淡淡说:“去解决了些垃圾。”

知月想,我们蓝团真是霸气得不行。


不过说真的,在道上混,难免和他人有摩擦。
比如蓝桥春雪和饶岸垂扬的事,简直是蓝溪阁人尽皆知的了,甚至能让人感叹:饶岸垂杨真的很像喜欢谁就找谁麻烦的小学生啊!

蓝桥春雪听了“呸”的一声:不存在的!

饶岸垂杨其实比蓝桥春雪还要早来到蓝溪阁,他的实力比起蓝桥并不逊色。蓝桥很少出手,每每拔剑都是做示范、表演赛之类的。蓝桥经常说,他习剑不是为了伤害人的。蓝桥还说,他想像个骑士一样用剑,剑是守护人而不是伤害人的。

但饶岸垂杨的性格实在是说不上好。比如饶岸就认为蓝桥以上这番话很虚伪。

……是的,仿佛时刻都锋芒毕露的人,有谁会对其有好感啊。

不过饶岸垂杨多疑是真的。看着蓝桥春雪在人前微笑的模样他就忍不住想,谁知道蓝桥是不是在做表面功夫呢?蓝桥背地里又做了什么勾当呢?如果真的查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那他这可是大功一件啊。

于是饶岸垂杨开始着手调查蓝桥春雪。

上午:帮弟兄们买了早餐,顺便扶老奶奶过马路。

早餐看起来味道不错,以及…居然不怕碰瓷吗。

中午:在场子里陪弟兄们打网游,五连胜。

荣耀最近很火啊,嘁才五连我都能十连了。

下午:拿手机看番剧,后去给附近的学生做辅导。

…没想到蓝桥春雪喜欢这种类型的番。没想到他还赚外快。

晚上……饶岸累了。

目前已知的情况看来……这人真的完全不像是个黑帮大佬啊。

这么想着,饶岸垂杨坐在蓝桥春雪的场子里百无聊赖地翻着某本过气的小说。

实在是无聊了,抬起头看看,夜晚时人少了很多,约是都出去了,蓝桥也不在。

机会。饶岸想着,溜到了柜台里。

他也算是蓝溪阁的高层人物——就实力上来说。因此他翻看柜台里的东西,其他人看到了也因不了解高层而不会说他什么。

漫画,笔,笔记本,居然连初中课本都放在这里……都是没太大用处的东西。

等等,账本。饶岸眼前一亮。

翻开,不漏过任何一个数字,并且在心里仔细做着演算。

没有缺漏……?!

饶岸垂杨无法掩饰自己的震惊。

“翻完了?”突然传来的含笑的声音吓了饶岸一跳,他回头,看到出声的人不是蓝桥,心下松了一口气,面上淡定道:“翻完了。”

他边把账本放回原位,边有模有样的评价道:“不错嘛,你们蓝团长的账本做得很细致。”

系舟坦然一笑,“那当然。”顿了一会儿,他又道,“你就放弃找我们蓝哥的茬吧,不存在的。”

饶岸垂杨冷哼一声,挥挥衣袖走了。

当然并没有放弃找茬的事。

——虽然之后发生了一些事,导致饶岸垂杨再也没有明面上怼蓝桥春雪了。当然,这都是后话。



与微草的药店、霸图的武馆一样,蓝雨在明面上的身份是一家书吧。

据说原因是蓝雨老大喜欢书籍,书籍实在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战术之类的简直手到擒来。蓝雨的头脑战的确让其他公会头痛。

蓝桥春雪是蓝雨书吧第十分店的店长,不过在这里他的名字叫蓝河。

在这里又不得不说蓝河和君莫笑的故事了。

——哦,应该说,蓝河、绝色与君莫笑以及许博远和叶修的故事。






TBC嘻嘻嘻。


总有一天我要写骑士蓝……给奶次打call.jpg(来自一个零尼上身的udP)

评论(10)
热度(93)

© 闲余=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