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今天的保健室也很热闹》

☆带有英零CP滤镜☆
☆我流学院日常。

文/俟华

朔间零今天来上课了。

当朔间零捂着额头满脸难受模样地靠在3B教室门口的时候,全班不少于五人看向了他。

“朔间今天来上课了?”富有奇思妙想的作曲家暂且停下了手里的笔,转而将笔盖抵在下巴上喃喃自语,“难道今天会有宇宙人来袭击地球?哈哈哈好酷,我感到灵感不断地涌现了——☆”这之后其又继续埋头奋笔疾书了。

“朔间……君……没事吗?”当然也有人来关心的。

朔间零没有回话,只是勉强扯了个温和的笑,缓缓地走到一个常年空着而积满落尘的位子前,擦了擦,坐下,趴,枕着手臂,眯眼。

“……所以朔间今天是为什么来…教室了?”好像用“上课”这个词并不恰当。

当事人没有闲暇回答,似乎已经沉入梦乡了。

皇帝拍了拍双手,转移了同学们的注意力,他眯着眼轻笑着道:“好了好了,快上课了喔。”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到朔间零的座位附近将窗帘拉开了——邻近中午的时候阳光会正好从这里洒进来——其他人熟视无睹,交头接耳了一会儿又成了没事人该做什么做什么。

看来自己的威严还是在的嘛——天祥院英智满意地颔首,一回头却发现自己桌面上的书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掉在了地上,窗帘也已经马马虎虎地拉上了。

哎呀,还真是厉害呢。

第一节课,朔间零趴着。

第二节课,朔间零还在趴着。

第三节课,朔间零撑着头,半眯着眼,也不知有没有把门老师讲的内容听进去。

第四节课,朔间零,举手,从后门出去了——去往保健室的方向。

过了几分钟,天祥院英智举手,道了声抱歉,跟着从后门出去了——也是去往保健室的方向。

佐贺美老师的保健室迎来了两位——好像算不上是常客的——常客。

天祥院英智,常年请假住院,即使来上课了也会时不时光临保健室。因此保健室的储物柜里常备着专用的营养药。

朔间零,白天常年翘课,偶尔来上课了便必定会光顾保健室。因此保健室的冰箱里常备着番茄汁。

但是这两位同时出现在保健室里的场合可是少之又少的。

所以佐贺美阵在看到朔间零前脚刚来、天祥院英智的后脚就到了的场景时,脸上掩不住的都是惊讶。

“喔,好久不见了啊,零——”佐贺美阵打着招呼,随手把冰箱里备着的番茄汁扔了过来。他和朔间零算是熟识了。朔间零只要来上课一天,就会光顾保健室一次。

天祥院英智则说着不必麻烦老师了,亲自去储物柜拿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营养药。

顺便打开冰箱看了看备给朔间零的番茄汁的牌子。

朔间零对天祥院英智的动作权当没看见。他半躺在保健室还称得上软的小床上,及时抬手,稳稳地将番茄汁接住了。“冰的……啊,得救了,实在是感激不尽呢,佐贺美老师。”

“我好歹也是个保健室老师嘛——说起来,零,你今天来上课了啊。”佐贺美阵小小地用了感叹语气。

“受到了某个人的威胁——……”零有气无力地说着,名字没有点明,视线却已坦荡地落在了始作俑者的身上。

“呵呵,那某人还真是过分呢。”英智摆出理所应当的样子附和道。

“是很过分。”朔间零淡淡地说道,将手中的番茄汁一饮而尽,便眯上了眼睛。

再继续看到这张阴郁混蛋的脸说不定会反胃。

“天祥院君也是,很辛苦吧,最近。”

“哪有的事,为了学院辛苦是应该的。”天祥院英智天使般的脸庞上浮现出完美无缺的微笑,两秒后他叹了一口气,却不是为自己,“说起来,最辛苦的应该是那位制作人吧,明明是个女生,还为了学院各种各样的组合而奔波,真是让人心疼呀。”

佐贺美阵点头附和,“那位转校生啊,感觉总是在强撑着呢,这样可不好,年轻人就算身体好,也不能过度透支。”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也不知道之前是谁让小姑娘如此拼命的呢,真是个坏心肠的家伙。”正在小憩的朔间零忽地睁开眼,难得刻薄的语气只持续了一会儿,嘴角勾出一抹无奈的笑,“喏,‘说曹操曹操到’——”

朔间零的顺风耳几乎是学院内人尽皆知的事,保健室里的另外二人不约而同地将视线转向了保健室门口。果不其然,走廊上逐渐响起了有些急促的脚步声,过了一会儿,几个身影便浮现在了保健室的门口前——

明星昴流背着那位制作科的女生夸张地叫着:“大事不好啦佐贺美老师,转校生她——哇,保健室好热闹!”

一来就接收到了两人份的视线让他不免有些惊讶。

“佐贺美老师,打扰了,转校生似乎有些贫血。”后面紧跟而至的冰鹰北斗气喘吁吁地说。他倒是没怎么在意这个,相比之下还是转校生的事比较重要些。

与北斗并排的衣更真绪念叨着“真是不想总是操心他们啊”眼神却仿佛钉在了前面的几人上,最后赶到的游木真镜片下的眼神里也尽是担忧。

“哎呀,看来我是时候请示一下学校领导给保健室多增加些位子了。”佐贺美阵环顾了一下保健室内的场景,苦笑着。

“不必麻烦了,交给学生会(天祥院财阀)吧。”天祥院英智说着起身,向这几位曾经的敌人摆摆手,“让转校生来我这里歇息吧,我没关系的。”

“不、呃……”学生会长的身体状况大家都知道,但是又不能委屈转校生这个女孩子,一时间大家竟为难了。

朔间零撑着额头起身,“还是不要麻烦病弱贵公子了,老年人也时候该把位子让出来了——让小姑娘躺这儿吧,这个床比较软。”

“可那个床也比较冰。”天祥院英智微笑如常地反驳。

“……”居然。朔间零默然。的确,吸血鬼的体温可是很低的。

“一个床位有什么好争的啊,”最后是佐贺美老师打圆场,“就委屈英智君坐我这个位子了,我站着就好。毕竟是老师呢,我。”

“麻烦了。”老师发话了在座的各位也不好再说什么,一一照做。Trickstar的各位虽然对转校生放心不下,不过留了一会儿还是回去上课了。

还算是相安无事。

可是为什么总觉得蔓延着淡淡的火药味?佐贺美阵想。

下课铃声打响了没多久,保健室迎来了又两位客人。

“哦哦,是葵双子呀。”

“佐贺美老师好!感觉收到了某种召唤,于是跟随着冥冥之中的指示来到了这里!”这个更活泼的应该是日向。

“佐贺美老师好——大哥你的说法太玄乎啦,其实就是来将零学长带回轻音部的而已。”这位是裕太没错了。

“啊、麻烦了……”朔间零被双子扶起来,他的意识似乎还有些迷迷糊糊的。他神色有些疑惑地说,“吾辈记得给凛月、undead以及轻音部的孩子们都传了消息啊……唔、好吧,看来薰君还是不在学校呢,狗狗也不打算来的样子,阿多尼斯君好像有事情……凛月的叛逆期到底还是没过去吗……还是葵双子比较乖巧呢,好孩子、好孩子。”

“唔唔……”两位葵就像在老爷爷面前的乖孙子一样被一手一个揉着发旋,低声嘀咕着却没有反驳零的说法。

“关系真是好呢。”天祥院英智呷着茶道。

空气中似乎有酸味?日向与裕太对视,都从对方眼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的确,吾辈就当作是赞美了。”朔间零呵呵笑道,葵双子的出现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那么,吾辈告辞了,佐贺美老师、皇帝陛下。”

“走好,小心点儿啊。”佐贺美阵意思意思叮嘱,不管是零还是葵双子都。

“再见。”天祥院英智低头看着茶水倒映出的自己,眸子里不知又因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而亮着光。

葵裕太小心地抱着一排番茄汁放在了棺材前。

“呼……大神前辈为什么要摆出一副特别烦躁的样子送来明显就是精挑细选过的慰问品啊。”

“他就是那样的啦。说起来,羽风学长连个人影都没有见,看来是很信任自家队长呢。”

“还是乙狩学长比较靠谱,还特意来表达了歉意。”

“对呀对呀,多亏了他,不然光凭借我们两个小身板不知要多久才能把零学长带回来。”

“总之——还好最后顺利地带回来了。零学长晒着太阳好像真的很痛苦,对不起对不起,之后会我好好锻炼的…!”

“我也会和裕太君一起的!唔嗯……总感觉零学长就像是被棺材封印了的吸血鬼诶——”日向蹲下来,手指放在棺材盖上描摹着那上边十字架的轮廓,放轻了声音说,“听说以前的零学长很厉害呢,当然现在也很厉害就是啦。没能一睹曾经零学长的风姿还真是遗憾呢。”

“大哥的措辞用得不够准确吧…?”裕太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压低了声音说,“我觉得,与其用‘吸血鬼’这个词汇来描述零学长,不如用‘魔王’比较恰当?”

“啊对呢,是魔王!真不愧是裕太君,好聪明啊!”日向笑着点头附和。

裕太不自在地挠了挠头发,“但是现在就像个普通的老爷爷呢,虽然说以前大概是个魔王什么的……”

“魔王……吗?的确是很适合奇人之首——朔间零的称呼呢。但要我说的话,还远不止那样呢。”

随着这称得上美妙的嗓音,轻音部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就连硬闯轻音部活动室也可以做得这么优雅,该说不愧是名门少爷么。

天祥院英智立在门口,带着温度恰到好处的微笑,眉毛呈八字,语气不无歉意地道:“冒昧打扰了。”

葵双子都愣了一下。

你还知道冒昧打扰了啊。

当然这是万不敢说出口的。

“哇哇,参见皇帝陛下——应该这样?”

“咦,魔王的话还不够吗……真是对过去的零学长越来越好奇了!”

“呐呐,那么应该用什么称呼……?”最终,两位葵都面向了天祥院英智,期待的目光催促着对方说出答案。

“呵呵。”天祥院英智没有卖关子,倒不如说他很满意双子的反应。他左手抱右臂,右手抬起,伸出食指,轻轻摆了两下,“不是魔王,”

“——是神明啊。”

天祥院英智放缓了语速,不大的声音却正好让整个轻音部的人都能听到。语气里掺杂着不知是赞赏、是倾慕,亦或是讽刺,还是别的什么感情。

他将不羁与张狂嚼碎了往肚子里吞,打碎傲骨堕入世间,硬生生从神明落成了凡人。

而让朔间零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就是他啊——天祥院英智。

思及至此,他微眯起眼睛,将眼神中的苦涩与骄傲悉数藏起。

看呐,就是这样一个人,是因我而成为的。

“哗——”

得到的回应是葵双子放轻了的气声组成的惊叹。

日向与裕太面面相觑,皆看到了对方眼睛里倒映着的自己的脸、以及似懂非懂的迷惘,还有——仰慕。

神明吗?

棺材里的朔间零睁着双眼,尽管眼前是一片黑暗,不过倒不如说这片熟悉的黑暗更让他安心。 他不动声色地把外边发生的一切都收入耳朵里,即使是听到天祥院英智的脚步声出现在轻音部活动室也没有什么动作,却在听到天祥院英智的那句话时无声地笑了。

这是赞美,还是褒词贬用呢?

“天祥院英智,你这个有着天使般的脸庞、却如同恶魔般无情的家伙。”

黑暗里,朔间零扭头对着棺材外那个男人伫立的方向,无声比着口型。

到底是宿敌还是同类呢?他们两个。

FIN

这口棺材里封印着的不是魔王,而是神明。
坐在这个皇位上的不止是天使,也是恶魔。

评论(2)
热度(71)

© 园长好饿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