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雷卡-《关于海盗》

☆CP是雷卡!幼年私设,想写他们相遇相知相爱(...
☆梗来自列表白桃夭  @白桃夭
☆是迟来的生贺…!祝我的蜜糖生日快乐!luv you! @远山菱莎
☆OOC归我,雷卡属于彼此。

传言说,海盗会带走自己身上最重要的东西。

于是,雷狮想,他要带走卡米尔。

-

雷王星是没有海洋的。雷狮不喜欢阅读那些冗杂枯燥的文字,于是他只在那些不正规的绘本上、老教授的只言片语里认识大海大致的样子。

时钟上的指针终于旋过了本节课的时间的弧度,年幼但极有天赋的小三皇子殿下终于来了精神。毕竟他一向不喜欢无趣的礼仪课——“学这种用来讨好别人的东西真是太无聊了!”皇子如是说——老教授只能摇头苦笑:尽管他在礼仪课上并未认真听讲,但真在社交场合中,他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

老教授低头收拾东西,却被一道灼灼的视线盯得不自在,望过去,原来是本以为已经迫不及待地离开了的雷狮。他正凝视着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殿下是还有什么疑问吗?”老教授摆出慈祥的微笑。

“……先生,大海是怎样的呢?”尽管身材还很稚嫩、但脸上已有了英气的轮廓的雷狮托着腮,用比礼仪课上认真一万倍的神情,盯着他的老教授顺势问道。

老教授答道:“大海是蓝色的,我的殿下。”

“是怎样的蓝呢?”他接着问道。

老教授想了想,答道:“是比雷王星的天空放晴的时候还要深的蓝。”

事实上雷王星的云层时常很厚重,放晴是少有的天气。雷狮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便继续追问:“那是黄昏时的天色吗?”

老教授其实也没有真正见过大海,只耐着性子答道:“大概比那个颜色要浅一些,殿下。”

于是雷狮思索。他回忆起那些绘本上的内容,与“大海”这个词搭配的图画,风暴与近乎深黑的色彩、阳光与和晴空相差无几的色彩……

“我不明白。”雷狮摇摇头,但他不甘止步于此,“大海是什么?如果是吃的,它是什么味道的?如果是用的,它能做什么?还有……”他突然哽住了,嘴巴张了半晌,许是问题太多不知从何问起。

老教授一一作答:“它是咸的;它养育了许多生命……”顿了一会儿,他也遗憾地摇摇头,“殿下,恕老朽无知。将来,等殿下长大了,便亲自动身去目睹吧。若殿下等不及,不如查阅书籍,皇家的书库应当有所记载。”

雷狮心说要是我想查书便不必问你了,面上却应了声“好”便转身出了房间,去往书库的方向。他倒不是真的心血来潮要去查书了,之前也提到过,雷狮不喜欢阅读那些冗杂枯燥的文字。他只是突然想起,似乎有个总是泡在书库里的、前阵子被仆人带来的,被皇兄们称作“私生子”的小家伙。

只怪那个孩子存在感实在太弱,又或者是那孩子有意隐藏着自己,才至于雷狮现在才想到他的存在。

那家伙一定看了很多书,也许知道这个答案吧。之前也没怎么注意过他,正好这次认识一下也好。雷狮想着,带着颇为愉悦的心情推开了厚实的书库的大门。

书库算是皇家的一大重地,只是看守的人自然认识他们的三皇子殿下,理所应当地放行。好像还有几个人兴奋地去跟陛下汇报“三皇子殿下开始看书了”这件大喜事呢。真不知道他们若知道真相——最受宠爱的皇子殿下其实是来找最不受宠爱的私生子的——的时候会是怎样一副表情,一定是极为滑稽的。

雷狮在偌大的书库里绕了两圈,正当他的耐力快见底时,终于在两个旧书架的夹缝里找到了一个小家伙。小家伙的发色比起他的要更深一些,是纯的乌黑,他在角落里一声不响地低着头看书(连翻书页的声音都近乎于无),倒是真的难以发现。要不是小家伙的面前摆着个小餐盘,雷狮就要再一次错过了。

雷狮向来是单刀直入的人,只是这回遇到他却没有急着问。他蹲了下来,指了指面前餐盘里两个不大的馒头,“...喂。这么沉迷啊,你不吃?”

小家伙没有抬头,似乎眼神被文字吸住在纸上游走,“要留到晚上。”

“晚上?”雷狮觉得莫名其妙,这两个馒头连做他的下午茶的点心都配不上。

“只有这么多。”他淡淡说。

雷狮闻言沉默。他知道周围的人对这个“私生子”都不怎么待见,却想不到仆人居然能做到这个程度。雷狮打量了一下他:蹲着的自己比坐着的他高上起码两个头。雷狮听说这个“私生子”与他年龄相差大约三岁,但这个孩子的身形看起来却和他相差不止三年。

一向对社交还算拿手的雷狮面对这个小家伙却犯了愁。他挠了挠后脑勺,想起自己来找他的目的,开口,“……我叫雷狮。”卡了半晌却只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认识您,三皇子殿下。”小家伙的反应终于不再冷淡,站起身来规规矩矩地对着雷狮行了礼,“恕我方才失礼了,还请您不要派人惩罚我。”

“这倒是不至于……”雷狮很少被这么警惕,难免感到不自在,“你是那个……‘私生子’?”

气氛突然凝重起来。

“你叫我什么。”

小家伙的语气似乎跌到了零度,字句间都带有咬牙切齿的感觉。

雷狮有些疑惑:“嗯?是私生——?!”

话音未落,小家伙突然扑了过来,狠狠地掐住了他的脖颈!

呼吸困难的感觉顿时席卷了自己每一根神经,小家伙把他抵在书架上,书架咯得他的背生疼。雷狮下意识地出手,一只手已经制住了小家伙的手臂,另一只正直逼对方的脖颈——

雷狮却在这时停住了,那只手收了回来,于是双手一起扯着小家伙的手臂,给予自己的主人呼吸的空间。

朦胧中雷狮看到他的眼眶带着微红。

其实这点力道,常年战斗的雷狮轻易就能摆脱,只是不知为什么,面对面前这个身材瘦弱却力气不小的家伙,他却下不了手。

“失礼了,三皇子殿下,我的名字叫‘卡米尔’,希望您记住。”

动作只持续了几秒,卡米尔似乎恢复了正常,再次低下了头。一切发生的太迅速,雷狮没来得及看清卡米尔的所有表情。

“卡米尔……?”雷狮自知方才失言,只试探性地念道。

卡米尔点点头,松开了制住雷狮的双手,不等雷狮反应,捞起地上刚掉落的书,便从对方面前逃了。

对于这个书库,还是卡米尔更熟悉,他的身影在书架中闪烁了几次,便消失在了黑暗深处。

雷狮没去追,缓了一会儿,只摸着下颚思索了一会儿,便径直出了书库的大门。

“把卡米尔的房间的位置汇报给我。”他对门口的守卫命令道。

-

是夜。

烛光摇曳,只能隐隐照亮书上的小字。卡米尔在最初的时候还会蹙眉,至于现在,他已经习惯了这个昏暗的灯光了,便不管不顾地一头钻进了书中。

这个房间并不大,一床,一桌,一柜,一窗,一门便填满了这里。不过对于本就瘦小的卡米尔来说,已经足够了,反正也不会有更大的房间收拾给他了,再者,这毕竟也是皇家,明面上还是要给他好的。

窗正对着月。月光像层银纱,透过窗户,洒在地上。

只是现在,这好看的银纱上有一块突兀的黑影。

“卡米尔,你知道大海是什么吗?”

雷狮身披月光,坐在窗台上,盯着正坐在书桌——说是书桌,也不过只是摆了一些书的破旧木桌罢了——前看书的卡米尔。

“……”卡米尔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手里的书,只是书页没再翻动过,“您找我有何‘贵干’…只是问这个问题吗,三皇子殿下?”

雷狮没有作答,反而是皱了皱眉,“你别叫我三皇子殿下了,真是生疏,况且我也不喜欢这个名字。嗯,你的话,不如……”

“叫大哥。”

“……”

扑通。

随着心跳的声音,卡米尔终于舍得抬头看向这位三皇子殿下——眸里满是不可置信。

他曾试探性的叫过大皇子大哥,换来的却是不屑与厌恶的神色,以及仆人们的一阵殴打。从那以后他对皇宫里的所有人的用着敬称,似乎才过得好了那么一些。

而现在,地位尊贵又实力强劲的三皇子,愿意让自己叫他哥?

……我终于有亲人了吗?

“大、哥…?”卡米尔只觉得恍惚,哑着嗓子,声细如蚊。

“嗯,乖。”雷狮也不介意,倒是愉快地笑起来,“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大海是什么了吗,卡米尔?”

卡米尔一阵无语。他叹息一声,回忆起自己曾经看过的内容来。

“大海,……”卡米尔有些僵硬,“……”

雷狮的眼睛里仿佛闪烁着光芒,促使卡米尔说下去。

卡米尔深吸一口气。

“大海就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个讲得认真,一个听得入迷。

“……海里生物是鱼虾蟹珊瑚等,海上的生物则被人们称作海盗。海盗无恶不作,他们行驶在海上,遇见大陆就会上去进行掠夺,拥有无数的财宝,………………”

“这样吗……”雷狮摸了摸下颚,旋即露出饶有兴趣神色,发表了爆炸性的言论:“我想去当海盗。”

“……”卡米尔呼吸一窒,“玩笑吗,三、大哥?皇位呢?”

雷狮是那种贪图富贵的人吗。

“什么玩笑,卡米尔才是吧,”雷狮哼了一声,“皇位有什么好的。”

有什么好的?

卡米尔被思绪团团围住。在贫民窟里因为一个腐烂的馒头而争得头破血流的人们,在教堂里假借神的名义剥削人们的教父,在孤儿院里账户上莫名其妙溜走的善款……都是他所亲身经历过的,生活的残酷,现实的黑暗面。

如果像雷狮一样,作为一个正统的继承人,生在这个皇宫里的话——

卡米尔咬紧了牙:
“你可是三皇子……你可是所有皇子中最有天赋的、最强大的人!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坐上那个皇位,享有这整个星球的最高权力!”

“不用畏惧任何人、不用随时提防身边的危险……”

他越说越小声了。

他是很会察言观色的人,他明显感觉到这个气氛不对,于是他停了下来。是他失态了。

卡米尔闭紧了嘴,低头,等待着雷狮的回应。

“……你不明白,卡米尔。”雷狮冷眼看着,沉默良久才开口,全盘否定了卡米尔的说法,句尾不禁带上了叹息,“那才是最辛苦的。背负了整个星球的荣辱兴衰,要处理与外星的斗争,要协调内政警惕内斗。坐在那个位子上,有更多人盯着找茬,有更多的危险潜藏在身边。”

“更重要的是——我对那东西没兴趣。”雷狮的嘴角浮现不屑的轻笑,“就算是我想要的——我雷狮想要的东西,就应该凭实力抢过来才对。这种早就被上一代几乎内定的东西,我不需要。”

扑通。

第二次了。

这个瞬间,卡米尔真正认定,这个人值得自己追随。

这个人是自己的大哥。

-

雷狮逃课的次数增多了,而几乎每次逃课他都会来到卡米尔的所在之处——房间,书库,或是花园。

没有人知道他们看重的皇子会和他们看轻的私生子在一起。

卡米尔也不知道为什么雷狮总能找到自己。

不过那不重要,卡米尔也很享受和雷狮在一起的每一刻。

“总觉得海盗很有趣啊,是那样自由又刺激的存在。”雷狮兴致勃勃地说着,“那么首先,是要船,帅气第二,最重要的还是性能,我可不想输了海战或者葬身鱼腹。然后,虽然我们两个也有足够的实力,但还是需要人手,我不想你太辛苦了。不需要绝对忠诚,我的力量就摆在这里,要不要跟随随意,只要跟了我就罩着。………………”

卡米尔沉默却认真地看着雷狮讲得神采飞扬。雷狮是如此张扬狂妄,但他也有足够的实力。是了,卡米尔仰慕的就是这样的雷狮啊。

待雷狮有了消停之势,卡米尔才开口说道:“我们见面的时候……我看的是《宇宙研究报告》。”

“嗯?”雷狮把目光投过来,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其中有一部分是写的宇宙海盗。”卡米尔语速缓慢,似乎是在回忆书中的内容,“宇宙海盗就是在宇宙各个星系中,像海盗一样猖狂地掠夺的存在……大哥觉得如何?”

“什么如何?”雷狮嗤笑一声,“是要向我确认吗——不错,那便做吧。我们是宇宙海盗,就叫雷狮海盗团!”

“真是简单粗暴的名字。”卡米尔勾了勾唇角。雷狮就是头蓄势待发的狮子,身在金碧辉煌的牢笼里,心却是不羁的,他应该属于更辽阔的地方,能让他放肆地大笑、放肆地战斗的地方。比如大海,比如宇宙,又比如其他的地方……“雷狮海盗团?……那我呢。”

“难得卡米尔开玩笑。”雷狮看到卡米尔弯起的唇,不禁也愉悦起来,语气轻快地答道,“不也是我的吗。”

说罢不等卡米尔反应,雷狮已经欺身过来。

是带着点甜味的轻吻。

-

雷狮最后果然选择了做宇宙海盗。“我的征途可不应该只是大海”,雷狮语。他利用了一下自己的权力从研究所顺来了一架宇宙飞船,勉强能瞒过王一阵子,不过这阵子时间也够他们离开了。

已是黎明之时。朝阳的温暖色调勾勒出他们的影子,在空中盘旋的雄鹰为他们高鸣,大风吹过扬起他们身后无形的名为自由的帆。

宇宙飞船便是在这时起航。

雷狮把手搭在方向盘上,心情愉悦地哼着不知名的曲儿。他因成功“越狱”而愉悦,因自由而愉悦,因能够征服星辰大海而愉悦,也因带走了他的重要之物而愉悦。

他的重要之物,正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端详着地图、制定着航线。以后,也会继续站在他身边,出谋划策,亦或是其他的什么。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卡米尔抬起头,发出疑问:“大哥,你真的要舍弃一切来组建这个海盗团吗?”

“嗯,舍弃一切,”包括曾经的皇子之位,曾经的荣华富贵,以及曾经屈居在牢笼里的自己。雷狮向着苍空,没有回头地说着,“也包括那个‘你’,卡米尔。”

“……我明白了,大哥。”卡米尔应着,继续低头研究手中的星图,只是脑子骤然一片空白,只有雷狮的话语在其中盘旋着。

包括那个“我”。

懦弱的自己。

他说他舍弃了一切踏上征途,事实上却唯独留了一个自己。

世上没有了雷王星三皇子雷狮,也没有了雷王星皇室私生子卡米尔,取而代之的是雷狮海盗团的团长雷狮和他的军师卡米尔。

传言说,海盗会带走自己身上最重要的东西。

于是,卡米尔想,雷狮带走了自己的心。

FIN.

关于雷王星的所有都是私设!

试图写出他们“属于彼此”的感觉。
全篇特别水(急着肝节分x)
笔力不足十分抱歉!

谢谢你看完!雷卡真是太好了呀!

评论(7)
热度(76)

© 园长好饿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