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叶蓝-《逗》

☆标题写作“逗”,读作调戏。
☆很久之前就想写的狼人叶×血族蓝
☆深夜120分OOC爽文!!
☆寒假快乐☆

文/俟华

叶修很喜欢逗人。

小时候他逗叶秋,看着叶秋一副吃瘪的样子就心情愉快,当然没有恶意;长大了一些他还逗狗,看着狗摇着尾巴对他汪汪叫就心情愉快,当然也是没有恶意;后来他独立出来逗苏沐橙,看着沐橙向他做鬼脸反击就心情愉快,当然还是没有恶意;他还逗苏沐秋,不过沐秋跟他什么关系,往往收获的是相视而笑,两个人都心情愉快。

不过叶修最喜欢逗的还是蓝河,他甚至乐于观察蓝河被他逗后的各种反应,心情愉悦得能飘到天上去,就连大大咧咧的陈果都忍不住问他:“我说叶修,你谈恋爱啦?”

换作之前,叶修定然玩心大起;但他现在根本不嫌事儿大,嘴角一勾应说:“是啊。”

“等等你说什么,”陈果什么性格,说关心也好好奇八卦也好,蹭蹭蹭从柜台里赶过来截在他面前,“别急着走你可得我说清楚了啊,你要祸害哪家姑娘?你可想清楚了啊,你……”

叶修似笑非笑的眼神让陈果止了话头,那眼神告诉她叶修接下来的话可信度占一半。

“是吸血家的蓝孩子。”他把食指抵在唇上做了噤声手势,音量却并不降低,露出了自己作为狼人的标志——獠牙。

-

有句诗念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又有首歌唱到: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以上,就是很有自知之明自己没有什么文化素养的叶修能想出的所有与蓝河相遇的原因。

彼时叶修在给苏沐橙跑腿买杂志的回程上,蓝河就在街对面派发传单。

“您好,打扰了,了解一下……”“您好,抱歉……”“啊,谢谢……”

很礼貌的孩子,声音是清爽的少年音,打扮很朴素,是普通的打工少年的形象。

如果忽略他身上的血腥味的话。

尽管隔了十米,叶修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他下意识地回头关注这个吸血鬼的动向。

很清淡、但还是存在的血腥味,还是医院那种令人恶心的血浆的血腥味,存在在那个看起来很乖巧的少年上。少年比他矮个头,天空色的头发和眼睛,看起来格外清澈,笑起来也格外令人舒服,只消扫一眼就令人毫不犹豫地给他以信任。

他衣服上印着大大的蓝雨标志。

叶修想笑。在非人类界,蓝雨的标志可能是无非人不知无非人不晓了。蓝雨黑道白道上的事都做,因为掌门人很有才,蓝雨盟友颇多,但也不是没有树敌,例如微草。这个少年敢把蓝雨的标志,印在衣服上还穿出门在街道上晃。不是找死的脑残粉,就是对自己实力有信心的脑残粉。

这脑残粉就是蓝河了。

不怪叶修,真的不怪叶修,对平息过起码三次非人类界战争的叶大神来说,蓝雨的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这个名号,他还真的不了解。

叶修是遵纪守法好青年,走了斑马线过去,沿途听到起码三次姑娘对那少年的讨论,无非是些“你看那个男的怎么样”“快去搭讪啊”“你去你去”之类的话语。

哦对,还有几个胆大女孩子已经开始动手了,轮番过去搭讪顺便领传单。但蓝河这吸血鬼很礼貌,并不揭穿,依然还是那样的微笑与感谢的话语。

叶修原以为这是在“钓鱼”——吸血鬼狩猎时用的一种手法的名字,也就是引诱少女们了。给予少女们虚无的空想,将她们诱惑至吸血鬼的巢穴或是些不易被发现的地方,然后有些吸干净她们甜美的鲜血,有些好心的只吸去一些顺带用些法术将她们的记忆抹掉。当然后者少得多。

叶修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他并不想阻止吸血鬼的进食,可想到吸血鬼也许要危及那么多与苏沐橙年纪相仿的孩子的性命就忍不住停住脚步。

然而他在路边的长椅上一边假装看报纸一边暗中观察,只看到少年在发传单。

啥都没做。是普通的打工仔。还是最落魄那种。

叶修直觉这个人很有趣。于是他收起报纸,像个路人,跟着人流走了过去,装作路人停在了蓝河面前。

叶修懒得绕弯子,他面对蓝河递过的传单看都没看一眼,倒是饶有兴趣地打量起了蓝河的脸——不是说吸血鬼大多有一副迷惑人心的容颜嘛——开口直白道:

“……你是吸血鬼?”

蓝河闻言愣了一下,递传单的手就那样在空中顿住了。

“不,我,我……请小声一些——”蓝河猝不及防地被暴击,语无伦次,抱着传单的手不知收到哪里去,他压低了嗓音小心翼翼地,“我,我是血族,吓到你了吗,抱歉——!”

蓝河太害怕了。他交过人类朋友,当得知他是名血族时,留下来的人寥寥无几。在公园里和小孩子们玩得开心不经意说出自己是血族时也被光速隔离。他甚至因为这个种族被吓得失去理智的人类追赶——

于是他赶紧又补了一句:“我不是坏家伙,请你不要担心……!?”

在吐出这几个字的短暂时间中他只感觉到体内有什么在躁动着,几乎是瞬间就要夺走他的理智。大脑给他敲响警钟:

他饿了。

怎么回事?!蓝河手忙脚乱中腹诽着,明明现在不是进食时间、明明之前已经喝过血袋了啊——难道是面前这个家伙的特殊体质,可是这个反应太大了吧,会是什么体质啊,难道——

思绪戛然而止,冷静之弦骤然崩断。蓝河并没有机会想清楚,因为叶修举起手腕,在他面前不住摇晃着,皮肤下的血管简直清晰可见,里边盛着的是不知比医院血浆还要新鲜甘美多少倍的血液——

“想要吗?”叶修知道有效果了,是他暂时收回了能力释放了自己狼人的味道。他笑着,用自己的手腕——准确的说是狼人特殊的血——将小吸血鬼引上钩了。

蓝河咽了一口唾沫的声音格外明显。他把手里的传单扔到地上,抬手像是捕捉猎物一样紧紧抓住的叶修的手臂。再没有支撑自己维持能力的理智,他天空颜色的眸子完全变回了充斥欲望的猩红。

像个饥渴的孩子,他迫不及待地张开嘴,露出了自己尖利的牙齿,狠狠地咬了上去。

得到满足的同时,意识陷入混沌。

-

蓝河清醒的时候,视线里已经不再是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而是在装潢简单的酒店里了。

风吹起窗帘,蓝河的老朋友——月光倾撒进来,可他现在只觉得他的老朋友如此冷冽,冷冽得心凉凉。

“啊,是叫蓝河?你醒了啊——”

始作俑者若无其事地,似乎和他是老朋友侃日常般打起了招呼。

“……”

刚刚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连名字都知道了,为什么衣冠不整,为什么……

蓝河现在只觉得尴尬,尴尬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坐起身来,仔细端详这个——大概已经来了一炮的——“朋友”。

月光十分安静地,如层透明薄纱笼罩了二人。

银边勾勒着面前这家伙的轮廓,蓝河瞪大眼睛,清晰地看见这人黑发间竖起了一对毛绒绒的尖耳,指甲也骤然变长,皮肤上还起了一层绒毛。

他吓得倒吸一口凉气。

是狼人。

——吸血鬼的宿敌。

虽然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毛,但蓝河接收到这个讯息的时候他还是本能地感到寒毛直竖。他的直觉不会错的,蓝河算是中等偏高级的血族了,他可以清楚地感知到面前这只狼人不是他随手就能解决的存在,恰恰相反,是这只狼人,最高级中的最高级的狼人,随便解决掉他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夜里为生的两个种族。狼人的血对血族是致命诱惑,可血族看不起他们。狼人也是骄傲的种族,实力并不差。

他要怎么办?他居然吸了一个这么强劲的狼人的血。回去的话会被二笔笑会被大春说,会、会……

蓝河觉得他的大脑停止了运作。以后的蓝河回想起这一幕都特想穿越回去狠狠地打醒自己告诉说:怂什么就是干先下手为强啊!当然这是不存在的他还是打不过叶修。

面对着面前吸血鬼呆滞的目光,狼人露出了他引以为傲的獠牙,轻笑中也带着莫名的威慑和不知名的情感:

“那你可要对我负责啊,蓝河大大。”

比面前的狼人小上一圈的吸血鬼的苍白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

至于是羞的还是恼的,谁知道呢。

FIN.

——————————————————————

感谢阅读!

放飞自我好爽啊!!我果然还是喜欢写傻白甜和中二病!!叶蓝坠——好啦!!!

还有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件事,蓝河视角一直都是自称血族,而老叶就一直叫吸血鬼w

叶修:逗蓝真有趣。

评论(11)
热度(98)

© 园长好饿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