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药-药草的花草茶店_黄昏

☆其实是风药的花草茶店。
☆欢迎光临,客官来一杯风药如何?

文/俟华


  药草饼干在千年古树附近经营着一家花草茶店。


  也许森林里还有其他的花草茶店,但毫无疑问,生意最好的非这家莫属了。店内的装潢十分有品,树洞般地,使人安逸。不过更大的原因当然还是在药草和他的花草茶上。


         药草是个温和青年,对谁都柔柔地笑着,尤其是在对着自家的小幼苗的时候。大概是因为他倾注的那些心思,花草茶或清冽,或醇厚,或芬芳……品过的饼干都说,药草的花草茶里有阳光和雨露的味道。药草只笑说,谢谢,不过是普通的茶罢了。他只管谦虚,然而每日还是小蜜蜂似的,系着围裙在店里兜兜转转、忙个不停。


  花草茶店从日出开放到日落,即,黄昏之时茶店便打烊了。气泡饮饼干等和药草熟稔的饼干偶尔会留下来帮他一起收拾,不过大多数时候药草还是会婉拒他们的帮助。气泡饮对药草说过不要逞强,依赖一下朋友也可以的;药草依然是笑笑说,没有逞强的。


        事实上,最后留在店里的除了老板药草,还有另外一位饼干人。


  他额前镶着的宝石十分夺目,同宝石一样是树叶颜色的眸子里盛满温柔——平日里这温柔是对自然里所有的饼干与动植物的,像是千年古树对祂的小树苗们一样呵护式的温柔。但现在这温柔不一样,像是微风轻拂过,不给人带来什么困扰,只有清凉与舒适。而这份温柔,独独只呈给他怀里的药草。


  若有其他饼干在的话,一定会非常惊讶他在这里,然后毕恭毕敬地叫上一声——“风箭手大人”。是的,被小心摆在桌上的那几支别有特色的箭矢,只为森林的守护者风箭手饼干所有。


  风箭手把围巾和弓箭都卸了下来,双臂正松松地环在药草的腰上,药草则坐在他怀里,一只手覆在他抱过来的臂上、一只手整理着桌上新晒好的茶叶。在茶叶的簌簌声中,风箭手将下颚靠在药草的颈窝处,眯着眼享受这短暂的休憩时分。


  风在这里停留了,草叶轻轻地摇曳着将他容纳。


  风箭手的头发弄得药草有些痒。另外风箭手还顺带闻了闻药草的味道,那是沁人心脾的、治愈的清凉的味道。药草任他闹,一边吃吃地笑着一边开口道,
  “来一盏花草茶吧,樱花小姐也很喜欢的,她可是这里的常客喔。”


  樱花小姐,是说那个带着小阳伞和小行李箱飞来飞去野餐的粉红色姑娘吧,风箭手有见过。等等,与其说飞不如说樱花是在飘舞吧,若不是因为樱花飘的速度不快使风箭手及时发现,说不准就要被他的箭给误伤了呢。


  风箭手花了一秒左右的时间想了想药草叫得亲昵(其实也没有很亲昵。)的樱花小姐是哪位,嘴上草草应了声,手上却没有松开的意思:“…嗯。那我不算是常客么?”


  大约是因为风箭手在耳边说话的原因,药草听着觉得他的声音有些闷闷的。药草起身去取新鲜的露水泡花草茶给这位似乎有些闹脾气了的风箭手大人,回头看了看他隐约有些失落的表情,终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你不是客呀。”


  他悠悠说着,俯下了身。


  夕阳的余晖是这里的不速之客,树木做成的墙壁上倒映着两个人亲吻在一起的影子。


  森林的守护者在此时是仅属于爱人的灵魂伴侣。


Fin.

————————————————————————————
感谢阅读。
以后可能还会写风药花草点的清晨之类的。吧。

作为一个鸽子我已经写了两回风药了我还是没有风箭手,韩国人都是魔鬼吧跑不过跑不过(真实落泪.jpg

原本就是个两百字不到的小段子,怎么就啰啰嗦嗦扩写到一千多字了呢。

评论(9)
热度(60)

© 园长好饿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