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要看全世界都宠着阿菊而已[烟]
不知道什么组。大概是,魔王米和血族朝争抢狐妖菊,但是最后者(以为自己)钟情道士耀。
大概是菊受向?
大杂烩慎入.

Zero

充斥着浓雾的深林中弥漫着一丝新鲜的血腥味。

少年模样的狐妖立于树洞前,一双黑眸黯淡无神。

他身着一袭白袍,腰间束带被风拂起。衣料上斑驳分布的血红色污点似乎将他点缀得别有一番韵味。

狐妖垂着首,一双兽耳不时扑扇下,一副迷惘的样子。

脑海中不断回放着他亲手将刀刃刺向恩主的场面。

耳边却是不断回荡着一对相互附和着的声音。

「本田,你做得很好!」肆意的。

「你解除了与他的羁绊。」磁性的。

「你自由了——」合声。

……自由又如何。在下、亲弑了自己最重视的人。

这样想着,狐妖咬着毫无血色的下唇,眼角漏出一滴透明的泪。

今日小雨。如同他的心情。

One

空气中盛满了是清鲜的青草味道。

小狐狸抬起的黑眸迷茫着,倒映着是面前那个一袭汉袍笑容和善的男子。

「我是来自中国的……」

朱唇启,却无齿间声。

微风轻拂。

叶声萧萧。

「在下……啊。」

下意识地开口,却被蓦地一阵眩晕打断。

待回过神来,方才那个还笑容满面的男子此时一身血污,跪坐在自己面前,满脸的不可置信。

「为什么?菊?菊?为什么?」

他一副撕心裂肺的样子,貌似是在厉声质问着自己的所作所为,但是他发出的声音却沙哑得不成样子。

而自己,俯视着对方,目光森冷,毫不为此所动。

面无表情地举起佩刀,毫不留情地砍下。

血花飞溅。原本一尘不染的白衣也沾染上了污浊。

——绵绵细雨中,他跪倒在已经死去的、他最爱的人面前。

——!

狐妖从睡梦中惊醒,倒吸一口凉气猛地起身,白净的额上有冷汗缓缓滴下。

「呼、呼……」他抬手抵上自己的额为自己拭去汗珠,喘着粗气,脸色苍白。

梦到了……那些不好的回忆。

腰上始终环绕着的一双手臂有了些动作,稍微使了力便把狐妖拉扯回了床上,在狐妖的一声惊呼中他被禁锢在了另一个『人』的怀中。
 
「……」他有些难耐地扭动了几下身躯,接着被腰间抵着的一个硬物嚇得不再动作。

扭头,兽耳轻扫过那人的脸颊,引得那人一阵轻笑。

那个男子的金色短发有些凌乱,碧蓝色的眸子因为初醒还有些混浊。头顶着的那两个黑色尖角还真是惹人注目。

「哦本田……」大概是因为清梦被扰他的声音有些沉闷,「你..做噩梦了?」 如此询问倒显得对自己很关切呐。

那只狐妖——本田菊当即就低垂下首不敢直视面前的家伙,轻声回道,「是的。万分抱歉扰了魔王陛下的清梦,在下实在诚 惶诚……唔?!」

准备好的一连串道歉语还未道尽便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吻打断了。

魔王——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吻是粗暴的。当然他本人性格也有一部分如此。

舌被迫着与人缠绵。啧啧的水声淫靡引人羞耻。

呼吸有些急促起来了,稍后二人才唇齿分离。本田菊的唇明显被吸允得红肿。

「明天Hero还有好多公务……」阿尔弗雷德在菊的颈像个孩子般地间蹭了蹭,语气里却带着一丝不耐,「所以,睡觉,本田。」

似乎有些命令的意味?本田菊也不敢出言违抗他什么,于是只好稍颔首,被迫缩在阿尔弗雷德的怀里,眯起眼。

阿尔弗雷德的手不安分地攀上了本田菊的胸前两点。菊难耐地颦蹙,却听他在耳边一声「我在」而莫名安下心来,也就干脆任了他的小动作。

啊……希望明日依旧平和。

本田菊这么想着,闭了眼。

————————————————
应该是TBC了.嗯.烟.

评论(9)
热度(39)

© 园长好饿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