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是本田植物园园长☆
曾用名本田植物园园长☆/ 俟华(❁´◡`❁)*✲゚*
圈名就是这两个 随意叫!


☆博内同人不给转载至站内外☆


关键词:
镜音铃√许博远√卡米尔√朔间零√本田菊√
米英×露中×all叶×安雷安×瑞嘉瑞×
all蓝/all卡/all菊/双花/韩张/蕉橘only.

一个很任性的人,并不把自己当写手
闲余时间码码字,产出甚少(也是个三党啦)
挖坑随心,填坑随缘,三分热度,推荐狂魔
常年修仙,习惯熬夜码字,ID的意思是幽灵(GHOST)

你看到我的喜欢和博内文章之比了吗,这就是我白嫖的证明

阴阳师/狐跳狐-《狐嫁》

跳跳哥哥×妖狐
有微量妖狐×跳跳妹妹注意☆
只写了先婚没有写后爱☆
攻受向并不明显☆

——夭寿啦,僵尸娶妖怪啦,问题是两只都是雄性啊

《狐嫁》

妖狐醒转的时候完全处于愣神着的状态。

睁着眼睛与闭着眼睛并无太大区别,都是一片黑暗的。妖狐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身处梦乡,被食梦貘捉弄了。难不成食梦貘发现是妖狐把它颇喜食梦的主儿——一个漂亮的亚洲小姑娘——给做成标本了?思及至此他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他可不想再尝试那个令人生厌的睡杀流了,大概可以形容成是睡到失血而亡,感觉糟糕透了。

不过现在他的感受也好不到哪儿去。撇开令人难受的黑暗不说,他很明确地感到束手束脚的,很明显是身处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只有正好容下他这个躯体的大小。空气很少,呼吸间都感到心跳被压抑着。

好在这处兴许不会有灰尘之类的存在。要知道妖狐有轻微洁癖,源于他的脏了就不好看了他不喜欢的逻辑。

也别想得太玄乎。妖狐知道这并不是结界一类的东西,否则他自带的聚气早就把那种玩意儿粉碎了。

妖狐冷静下来后感到这个空间很明显地因为外力而在震动着。静下心来他甚至能听到说话声。

嗯……说话声?

“我觉得大哥是个笨蛋。”

“……哎?哥哥话不能这么说呀!大哥他一直以来不是都很照顾我们嘛,他说的要给我们一个嫂子的承诺现在也实现了嘛!”

“对啊,我就是说他这方面……也不知道该说是天然呆还是直接一点儿说傻了。”

“大哥的天然呆超可爱的呀!”

“这不是天然呆三个字就能概括的!妹妹你就不想一下为什么我们的嫂子会是雄性这个问题吗?你就不想一下为什么娶亲的时候要用棺材这个问题吗?”

“因为、因为——我们是与人家不同的僵尸啊!”

“……败给你们了。”

于是妖狐掀开棺材盖起身就目睹到了身下两个小脑袋这样激烈讨论着的画面。

于是妖狐这时候才终于想起了一些他本打算该忘记的东西。

跳跳妹妹是一家三兄妹年纪最小的,因此贪玩之类是她这个年纪的天性。身边跟着好几只跳跳犬到处去玩儿就是她的日常。有时候心血来潮她还会躲在自家哥哥身后,双手捂住了哥哥的眼睛,随心情变一副腔调说:“pikapaka!猜猜我是谁呀哥哥?”就算答案已经很明显,两个哥哥也会很配合地胡乱说几个名字最后才说到妹妹这个正确回答,然后和妹妹笑成一团。

可是最近的游戏不常玩了,甚至跳跳妹妹出现在眼前的场景也变少了,两个哥哥多少都有些不习惯。呃,不如说是很不习惯。

然而跳跳妹妹出现了,还是那样调皮又可爱模样,只是聊天的话题仿佛是固定在这个…妖怪——“妖狐叔叔”身上了。

跳跳妹妹:“今天妖狐叔叔带我去玩儿啦!妖狐叔叔是我今天认识的一个好妖怪,长相好看性格也很温柔,最重要的是尾巴超——毛绒绒的……”

跳跳弟弟:“嗯,妹妹你玩得开心就好,记得别太过分啊。”

跳跳妹妹:“今天妖狐叔叔带我去玩儿啦!还遇见了好多漂亮的姐姐噢,不过妖狐叔叔说那些姐姐最后都会被做成标本呢,我也好想要一个那样的标本啊……”

跳跳弟弟:“妹妹你要是喜欢标本的话有哥哥帮你做呢,别想那些奇奇怪怪的玩意儿啊。”

跳跳妹妹:“今天妖狐叔叔带我去玩儿啦!逛庙会真有趣啊,困的时候妖狐叔叔还把尾巴给我枕了呢,毛绒绒的好舒服,好想每天都能枕着妖狐叔叔那样的尾巴睡觉啊……”

跳跳弟弟:“毛绒绒的东西还有很多啦,妹妹你别绑定他啊。”

而跳跳哥哥在一旁靠着自己的棺材低头抱臂一副正在小憩的样子,暗自听着。有时候听到有趣的东西了,还会略微调整头的弧度睁一只眼看看弟妹的情况,嘴角带着一抹微笑。

从跳跳妹妹的描述中跳跳哥哥了解到,妖狐外表是一个儒雅的书生,或是有些风流的公子,对待自己的妹妹很温柔,最重要的是他的尾巴手感很好妹妹很喜欢。

于是有一天跳跳哥哥拉住跳跳妹妹问:“妹妹很喜欢妖狐叔叔吗?”

跳跳妹妹点点头很欢快地:“当然啦,超喜欢叔叔的!”

“妹妹希望妖狐叔叔做我们的家人吗?”

“诶?当然希望啦!”

跳跳哥哥闻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额上贴着的姜黄色的符咒被风拂起,露出他认真的神情。跳跳妹妹站在一旁,歪头疑惑不解地看着哥哥。

“决定了!”跳跳哥哥突然兴奋地一跳说道,“我要给弟弟妹妹们带来一个嫂子!”

“好哎!好哎!要有嫂嫂啦——!”

应声赶到的跳跳弟弟看到哥哥这样兴致勃勃和妹妹闪闪发亮的眼睛就有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了。

“哪家姑娘会愿意嫁给僵尸啊?”跳跳弟弟万般无奈地这样想。

不过跳跳弟弟想错了,要嫁过来的并不是姑娘。

跳跳妹妹拉着她的妖狐叔叔来了家里。

与其说是家里不如是地里。

说实话妖狐听到跳跳妹妹说“叔叔我要带你去我家哦”的时候他心里是有点高兴的,哎呀要见丈母娘家啦?这样的高兴。

不过妖狐也想错了,他要见的不是丈母娘而是他名义上的“夫君”。

“叔叔叔叔,这是我哥哥!”跳跳妹妹意思意思介绍,然后似乎是迫不及待了似的叫来哥哥:“哥哥!哥哥!妖狐叔叔来啦!”

话音未落窜出一个身影扑向了妖狐面前。跳跳哥哥上下左右打量了一遍,长相的确是好看,身高可以,不是很重,身材挺不错的嘛还有肌肉,啊这个耳朵一抖一抖的呢,尾巴真的是毛绒绒的啊。

“好,以后弟弟妹妹们就有嫂子了!”

“嫂嫂!嫂嫂!妖狐叔叔是嫂嫂啦!”

“哥哥你是要把人家抓住强行迎娶吗?”

“?????”

……这个地方不适合小生生存。

妖狐很快地定下了结论,趁着跳跳哥哥和弟弟没有注意,礼貌地半哄半骗地同跳跳妹妹告了别,随后可以形容成是落荒而逃地回到了自己人类身份的屋子里。

他只当这是跳跳妹妹开的一个不懂事儿的玩笑,打算就这样忘记算了。咕哝着跳跳一家的性子还真是特别,便累的倒头就睡了。

身心都累。

“叔叔已经躺好在这等着啦?”

“……你们这么个胡闹是认真的么?”

睡梦中一旁突兀响起的两个稚嫩的声音让妖狐狠狠地打了个寒战,随后他还没来得及起身逃跑便被从天而降的一个大棺材笼罩住了。

真遗憾,他刚巧被这副棺材砸晕了。

于是便有了开头的画面。

“呀?叔叔醒了!”毛绒绒的粉色小脑袋回过头来,笑得天真,“再歇息一会儿嘛,快到咯!”

妖狐沉默了半晌。

“你家哥哥怎么这样?让一个女儿家搬重物?”

差点他就把“棺材”二字脱口了,不吉利啊不吉利。

跳跳妹妹眨了眨眼睛kirakira☆“我还是花童呀!”说着她袖子一挥洒出了一片五颜六色的花瓣。

……是不是路人都以为这是在送葬?

还好跳跳妹妹天性使然喜欢五颜六色的明亮的花,不然若都洒的白花黄花那可真是……

不,一只狐狸要嫁给一只僵尸,这真是太荒谬了。

妖狐想着便起身打算略过这两个小孩子直接逃跑走,却不想“嗡嗡”几声随着他的动作从身下棺材出传来一阵剧痛,使得他半边身子都麻了。

“哥哥的棺材,材质很特殊,僵尸和妖怪不同,你破不开的。”跳跳弟弟注意到了他的动作,淡淡说。

妖狐又沉默了。

“狐族的婚嫁是有规矩的。若是同命定之人,上天必会下雨,隐去狐族送婚的身影。”这句话半真半假。

“是真的哎!”传来了跳跳妹妹惊喜的声音,“我们一路上可都下着雨呢——”

跳跳弟弟递过来一个“自己挖坑自己跳你是不是傻到真的要嫁过去”的眼神。

妖狐一愣,突然发现自己习惯性地聚气并不怕小雨。

“败给你们了。”妖狐无奈地长叹,耳朵无精打采地耷拉下来。他现在只希望这只是食梦貘的一场恶作剧。于是他带着绝望与希望再次躺回了棺材里,并重新陷入一片黑暗中。

……跳跳妹妹好心地把棺材盖拉上了。

妖狐再次睁开眼睛。他不用想都知道自己还是身处棺材里。只是棺材似乎不再移动了,而且棺材里很寒冷了些。

“喔,你醒啦。”耳边传来的声音爽朗,透露出声音的主人愉悦的情绪。

僵尸,没有体温,没有呼吸。

……真的嫁过去了?妖狐的声线有些颤抖,“你同小生素不相识,为何要这般动作?”

“因为我的妹妹很喜欢你。”妖狐在黑暗中竟能清晰地看见跳跳哥哥闪闪发亮的眼睛,“我是哥哥,想让弟弟妹妹们开心。妹妹想要个嫂嫂,那我自然希望嫂嫂是她喜欢的人。”

“小生、小生风流成性,怕是不适合……”

“没事儿啊,我不介意。”跳跳哥哥笑了笑,上前就撩起了妖狐的刘海在妖狐头上刻着狐纹的位置印下一吻。棺材空间狭小,妖狐没能抵抗,只能任凭跳跳哥哥占便宜。

冰冰凉凉的。

但,却总觉得有些温度。

大抵是因为棺材里空气少,是的,这才是小生脸颊温度升高的原因。

小生并不介意名义上虚无的东西。

这样,好像也不赖呢。

END.

大半夜吃了安利突然兴奋于是写的文,本来打算是个小短篇然后越写越长,想着故事再丰满点别让情节推进显得太勉强,最后好像是烂尾了吧唉,人物没有ooc就最好了x我算是成功了吗_(:_」∠)_
☆没有后续
除夕快乐♡来年也请多多指教。

评论(4)
热度(64)

© 闲余=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