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是本田植物园园长☆
曾用名本田植物园园长☆/ 俟华(❁´◡`❁)*✲゚*
圈名就是这两个 随意叫!


☆博内同人不给转载至站内外☆


关键词:
镜音铃√许博远√卡米尔√朔间零√本田菊√
米英×露中×all叶×安雷安×瑞嘉瑞×
all蓝/all卡/all菊/双花/韩张/蕉橘only.

一个很任性的人,并不把自己当写手
闲余时间码码字,产出甚少(也是个三党啦)
挖坑随心,填坑随缘,三分热度,推荐狂魔
常年修仙,习惯熬夜码字,ID的意思是幽灵(GHOST)

你看到我的喜欢和博内文章之比了吗,这就是我白嫖的证明

凹凸/雷卡-《Afternoon tea party》

梗和paro的授权见图!

有点点私设。

正文⬇️这儿俟华。

       期中考后雷狮终于能暂时进入放松状态了。

       进入大学后处于排行榜前端的名次基本都是固定的。这一回考试原本固定第三的银爵请假缺考才导致雷狮的排名终于上升到了第四。听说银爵的请假原因是“同熊孩子打闹不慎重伤”。雷狮知道后那是一个忍俊不禁,银爵可是能只身与汽车对肛的人,这样的人连小孩子都对付不了?他可不信。

       显然他忘记了即使是自己也对付不了自己那个仅初三的弟弟——卡米尔。

       卡米尔虽在血缘关系上是雷狮的弟弟,但在性格方面上可简直是与雷狮相反的磁极。 雷狮是一头任何锁链都困不住的暴烈的野兽,而卡米尔则是这头猛兽的镇静剂。

       或许是因为这个家族的基因的确很好很高级,弟弟卡米尔在初三这年级也是出类拔萃的存在,起码排在前十没什么太大问题。卡米尔的思维缜密又细腻,理科和文科都能很好的应对,是难得的全科均衡的学霸。加上他平时的表现也很乖巧,自然成为了老师宠爱的对象。

       也许有人要问像卡米尔这样的人为何仅排在年级前十。是的,卡米尔也觉得自己可以向年级前三的宝座发起冲锋。但是与他人不同,卡米尔不住校。因为雷狮那时候对他说:“初中的宿舍条件不好,你正在长身体,我可是你大哥,在你食宿上还是得负责的。”最重要的是后面那一句“我想能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多一些,卡米尔”。于是卡米尔不再犹豫向老师递交了走读申请书。虽然雷狮的话说得这样花里花哨,但事实上饭和家务都是卡米尔在做。毕竟雷狮正就读大学,他的作业的困难程度与卡米尔的实在不是一个层次。

-

       卡米尔这样成绩好性格好相貌又好的男生有谁不喜欢呢?

       尤其招惹青春期的女孩子们。

       今天的卡米尔在自己的柜子里翻到了一封书信。少女粉,上面别着一颗小爱心。标准的情书模样。

       卡米尔看着面前这封信沉默了。

       这个月过去不到一半他就已经收到四封还是五封这样的情书了。

       他还想好好学习,做个好好学生,不想早恋。

       更何况大哥还单身呢,他怎么能找女朋友。卡米尔想到这里,下了决心,一边在心里给这个被他伤了心的女生道歉一边动手打算把这封粉嫩的信处理掉。

       展开的时候卡米尔不经意扫了一眼信封上娟秀的字体所描述的内容,“若卡米尔君愿意的话,周五放学后在学校甜品区520桌见吧!我有店里的神秘甜品券全套哦♡”

        那套他怎么也攒不齐的神秘甜品券……么?

       卡米尔喉结微动。嗯,他承认自己改变主意了。

      该说不幸还是万幸呢,这封情书在雷狮不小心打翻卡米尔的书包时被看到了。

 -

        话说凹凸学园大学部的图书馆平常的座位都是满的,这靠窗的好位置通常都被学园里出了名的学霸四人组——世界历史系的安迷修,机械工程系的银爵,艺术传媒系的维德,大气物理系的雷狮承包。

       占座的任务在维德身上,他四个大手办一摆就成。这手段,高明。

        这是一个普通又不普通的学霸四人组的自习的时间。普通的是他们一如往常的,维德占座,课后四人会合各看各的还发扬一下互帮互助的好精神。

        其中,遵循骑士道的安迷修理所当然地把自称为海盗的雷狮看做恶党。

       今天他发现期中考后的雷狮状态不太对劲儿。平日的聚众自习时间他都不会太认真地读书甚至还会调侃书里的内容,然而今天他居然只是安静地坐在座位上,撑着下颚茫然地望着面前的教科书发愣。

       不习惯身旁异常的安静的安迷修终于受不了了,逮着雷狮就问他说:“恶党你这是中邪了?!”要不要我叫大主教先生过来给你驱魔啊?

       雷狮一副嫌恶的表情拍下安迷修的手,像往常一样用嘲讽的语气反驳说:“你才中邪了,没马的骑士。” 

      一旁看着漫画书的维德听了不知道脑子里有了什么梗突然笑了声。对面已经休假回来现在正给自己补课的看起来很正经的银爵也抬起头神色怪异地看过来。

      安迷修一脸尴尬。高中时候他见义勇为在小混混手中保护了一个及肩红发的女孩,自称是一名骑士的他,却被童言无忌的一句“没马你算哪门子骑士”给伤了个透彻。不想这时候竟又被雷狮揭了伤疤,赤果果的挑衅吧这是。

「Not to take up battles in wrongful quarrele.

----           永不因争吵而卷入战斗」

        安迷修在心里反复默念了几次骑士条例才控制住自己要上去同雷狮扭打在一起的欲望,勉强耐下心来问道:“那(没船的海盗先生)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仿佛知道安迷修心里想着什么奇怪东西的雷狮瞪了同桌一眼,接着扭头看向窗外。“……思考人生。”他长呼一口气,说。

      “不信。”异口同声。

      “……一帮混蛋,本大爷的弟弟早恋了!”

-

      初中部的放学时间同大学部的放学时间对不上。学业与弟弟两者中,雷狮当然优先选择后者。

      在凹凸学园大学部,只要学分修满就可以毕业了。所以只要缺勤别太频繁,依他雷狮这成绩旷几节课也没事儿。

       对,雷狮为了阻止弟弟同女生约会早恋挺身而出,从大学部翻墙到了初中部,旷了一个下午的课。

       安迷修他们出的主意。

      此时的雷狮正坐在初中部休闲区的亭子里吹风等着卡米尔放学。他低头看看手里的电话,烦躁地想着怎么时间流逝得这么慢。

      “希望那些个家伙没有骗我。

      “噢,万一真的在玩我那我就……

     “算了,谅他们也不敢。

      “——初中部放学好慢啊……卡米尔也不会旷课出来休息一下吗……” 

-

      卡米尔今天上课的时候是有些心不在焉的。

      卷子上的三角形像切开的蛋糕。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是慕斯的,最好还是草莓慕斯,酸酸甜甜的味道再好不过了。巧克力蛋糕…还是考虑一下吧,巧克力太甜了不好,苦的他不吃……

      “卡米尔。”清冷的一声把卡米尔强行拖回课堂。“解一下这个证明题。”

      卡米尔应声抬头看向讲台上的特邀老师——丹尼尔,海蓝的眸子一下子隐去了方才的心思,回想一下昨晚预习的几个命题公式,不紧不慢地将堪称标准的答案道了出来,一副很镇静的模样。

      丹尼尔笑眯眯地颔首,挥手温和地请他坐下。嗯,看来是没有分心了。

卡米尔坐下,将眸子遮在帽檐下,在围巾后舔了舔自己的上唇,继续想着放学后的甜食大餐。

      放学铃的声音永远是那样清脆悦耳。对于其他学生而言这是令他们能从书与卷子中解放出来的何其美好的讯息,即使是初三也有一阵短暂的骚动。然而对卡米尔来说也不过是声餐铃。

       丹尼尔老师似乎还讲在兴头上。整个学园都知道星星控丹尼尔对数学(几何)的狂热,那简直到了痴迷的程度——就比如现在,他仿佛没听到放学铃似的,在白板上兴致勃勃地作着纵横交错的辅助线。

       不愧是高考数学满分的人(怪物),学园的佳话。

      卡米尔向窗外望了望。初一初二的后辈们已经被班主任放过了,人潮汹涌而出。那,甜品区也该开门了吧。他这样想着起了身。

       “……?卡米尔,丹尼尔老师还没说下课呢……”卡米尔循声望去,是自己初中三年来第一个交好的朋友金。金属于那种明明逻辑很好偏偏考试时就粗心大意的说学渣也不是学霸也不是,段位难以稳定的学生。此时正认真地听课呢,看到自己朋友(其实卡米尔觉得自己身边所有人好像都是金的朋友)卡米尔的动作顿时有些慌了。

       卡米尔的声音透过围巾显得有些沉闷。“已经下课了。”意思是,现在就算走了也不算旷课。

       “你……”金没说后面的话。

      卡米尔我以为你是个好学生的!

      然而卡米尔此时已经背好书包从后门走出教室了。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是竟然没有人拦着。也是,初三了,旷课的学生也有不少,临近中考了老师也没有太多精力去管教他们。而卡米尔不属于那一类大概已经自暴自弃的学生,只要漂亮的成绩单还摆在那里他不犯什么大事老师大多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从教学楼到甜品区的路上卡米尔的步伐连本人都没发现轻快了许多。因为小时候的一些经历卡米尔习惯性地喜怒不形于色,这个世界上能让他看起来明显愉悦的东西大概只有两样——雷狮,以及甜食。

      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地方,可是相对的步伐却逐渐僵硬了起来。

      往常挤满了人的地方门前竟空无一人。不对劲,卡米尔西心里想着。更接近了才看清,门上挂了一个牌子——“今日已被私人承包,若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超糟糕。卡米尔在心里说。

      不只是因为人生第一次和异性的约会被迫地放了鸽子——好吧他也承认他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品尝甜食。然而现在呢,女孩子没有见到也不知该如何向她道歉,甜食也没有吃到,卡米尔现在真是沮丧极了。

       如果心情可以具象化的话,此时的卡米尔的头上大概有一朵乌云吧,还是轰隆隆哗啦啦下着暴风雨那种。

       “卡米尔?在门口傻站着干什么,进去。”

       熟悉的声音突兀地出现。

       卡米尔像是做了错事的小孩子,有些慌乱地回过身。

       为什么慌乱呢?是因为打算约会被抓了正着?还是干脆翘了课被抓了现行?不管怎么想卡米尔自己都觉得前者有更大可能是真正的原因。

       映入眼帘的与自己无比相似只是相较为成熟的面孔上挂着轻笑。

       “大、大哥?可是甜品区不是被私人……”说着卡米尔指了指牌子,语气不自觉带了些失落。

     雷狮自然是注意到了自家弟弟微小的动作语言,不禁失笑道,“承包给你的,你要去哪儿。

       “小小年纪别学着人家早恋,你这不是有我吗,把你大哥当什么了。”语毕雷狮还不忘做个大哥的样子教训卡米尔说,顺手还捏住了卡米尔的帽檐往下压了压。

这,这绝对是看到那封情书了吧……

卡米尔猝不及防受到这样小小的“教训”,张开口想否认说自己并不是早恋认真解释一番,但是听了雷狮一席话,说出口的词汇又改变了。

“……是,大哥。”

他努力地把自己的绯红色围巾扯高试图遮掩住自己不争气的、不知是因为高兴还是害羞而滚烫通红的脸颊。

这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下午茶会。

-END-

凯莉视角小番外。(含瑞金注意)

       凯莉在学园里是出了名的喜欢小甜食——尤其是棒棒糖。

       甜食的话还是初中部的甜品区做的最好吃了!

       不过正是因为这个凯莉小姐姐心情不太美好。

       “啊——气死本小姐了!”凯莉看着面前甜品区的大门上挂着的“今日本区已被承包,愤愤地跺了跺脚。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甜品区就变成这样了,几乎是一周七天有五天被承包着,凯莉第一次如此希望学园能够取消“学园内设施可通过特殊方式租借给私人”的规定,到底是谁啊把甜品区当作私人所有物了吗!

       于是这一天,在凯莉蹲了甜品区门口数不清的次数后她总算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了。

       “雷总您看今天的甜品味道如何?”“嗯,卡米尔很喜欢。”“谢谢支持!”

        噫?大学部的雷狮?年级前十卡米尔?——雷狮很在意卡米尔的样子嘛……卡米尔的朋友好像只有金那个家伙吧。………喔,有了。

       人送外号“小魔女”的凯莉心中小算盘打的啪啪响。

       “金!好久不去甜品区浪了,今天放学比平常早我们一起去吧?”

       “诶?可是我答应格瑞放学后乖乖回去做题……”

       “可以边吃甜点边做呀。”凯莉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看着金已经有些动摇的眼神她接着道,“格瑞也可以去呀,——你不想和他一起吃甜点吗?”

       “当然想啦和格瑞嘛——”果然。

      放学后约定的时间。甜品区果然还是挂着被承包的牌子。

      尴尬的沉默。

     “哎……”金微不可闻地叹了声,好像有点失望。

      “……想吃甜品的话,高中部那里也有。”格瑞说。他承认根本看不下金这个样子。

      “可是这里的甜品最好吃呀!你也是知道的吧。”凯莉可以带着惋惜的语气说。

     “喔!学园知识竞赛上总排名第二的高中部的格瑞?”

     来了!凯莉心里一喜。

     格瑞皱眉,看着雷狮出现在身后,径直穿过他们就推开了甜品区的大门。

     “……哎?雷狮…这里不是被承包了吗?”金指着大门上挂着的牌子发出疑问。作为卡米尔的朋友,金还是认识雷狮的——关系算不上密切罢了。

     雷狮耸耸肩,“是啊,卡米尔貌似还没下课,我先进去看看做得怎么样了。”

     “咦……?”金发出了表疑问的单音节,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诶,是你承包的呀!”

      “是呀。”雷狮一只手插进了校裤口袋里,大大方方地笑着承认了。

      不就是为了给弟弟吃个点心吗,犯得着这么大动静?“你……干脆买下学校的甜品区吧。”格瑞盯了雷狮好一会儿才说道。

       格瑞好像忘记了如果金有类似的要求的话他也会不假思索去实现的。

       出乎预料,雷狮居然摸了摸下巴笑了笑说“是个好主意”。

       不别这样,雷总您继续承包吧。

       凯莉,计划失败。

       今天的凯莉小姐姐心情还是不太美好,原因无他,只因为今天甜品区又挂上了“已被承包”的牌子,她只能通过学分兑换渠道订甜品区的外卖。

       不好好学习不行啊,学分又不够用了。凯莉嘴里含着草莓味的棒棒糖滑着自己的手机页面这样想。

————————————————————

没了。感谢阅读。

雷卡他们超级好。

小甜饼xd


评论(9)
热度(55)

© 闲余=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