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与药》

☆风箭手饼干×药草饼干。
☆大半夜摸个鱼(
☆总之先OOC预警!

药草有一个良好的习惯,每日清晨都会过来看看他的花花草草们。


这个时候太阳才只露了一点,阳光把天边的云染成了金色,昨夜的露水还在叶子上挂着,气温正舒适。


药草不急着浇花,不急着施肥,他深知自然里的所有事物都有自己的规律;这只是他常年保持下来的习惯,观察一下心爱的“孩子们”趁着大家熟睡的夜晚努力成长了多少,哪怕离昨天只有一毫的差距,药草都能因此高兴上一整天。


今日也是,药草哼着不知名的歌谣,带着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微笑踏入了花园里。


“昨晚休息得好吗?早上好,不要着急,阳光很快就要出来了喔。”药草一进来就蹲下向园子门口的第一株盆栽问好,他轻抚过它的叶子,它便弯下腰来,似乎也在向药草问安。


药草意识到了这件事,忍不住笑眯了眼。他站起身,望向了自己精心照料的花园。


清晨的风总是带着冰凉露水、新鲜绿草和初升的阳光的味道,药草满怀期待地深呼吸了几口,却敏锐地发现了不对。


风中还掺杂着刺鼻的腥味,药草皱了皱眉,倒不是因为喜爱的味道被玷污而不快,而是实在为这腥味的出处担忧起来。


毕竟药草是姜饼人不是小狗,循着味道找不出源头,不过他足够细心,走遍了花园的每一处确认,最终在花园的角落——一堆草丛里发现了一块与草同色系、只是身上带着伤痕的饼干。


——我的草草长成姜饼人了!?


↑这是药草的第一反应。


——……看起来伤得好重,当务之急还是救人才对…!


药草迅速反应过来,常年抱着盆栽到处跑也是一种锻炼方式,他居然不费什么力气地便背起了这块饼干往自己的房间赶去。






风箭手清醒的时候头痛得差点又晕过去,然而因常年训练有素,发现身处环境的不对劲后他立马全身都警惕起来。


这个布满藤蔓却意外整洁的房子不可能是他的。


“你醒了——抱歉我这里没有面粉什么的,只能用藤蔓绷带凑合一下……要喝水吗?”


陌生的声音突兀地出现,风箭手下意识地要拿出弓箭警惕有可能性的敌人,却被手上的酸痛刺激得呲牙咧嘴。


“嘶……”风箭手倒吸一口凉气,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手臂上竟然缠好了绷带,干净利落的痕迹显示出做这事的人一定心灵手巧得很。


“不要乱动啊,我好不容易才弄好的。”方才的声音又急忙说道。风箭手抬眼,与他同色系的青年毫无敌意地在站在床前,手上还端着一杯水。


风箭手盯着面前的饼干不语。


“你好,我叫药草。”药草却并不介意的样子,也没有多问,“我家没有什么东西,不过用得上的植物倒是不少,大家都是很厉害的孩子呢。”说到自己心爱的植物们,药草不禁莞尔。


风箭手垂眸看了看自己的手臂,那块地方的触感冰冰凉凉的,伤口已经处理过了,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风箭手心下暗自松了口气,面上却依然淡淡地道:“……我是风箭手。”


就这样认识了。




风箭手只记得自己在森林里凭借他一手好弓术与野兽斗智斗勇,这算是他给自己的一种特训了,只是差距实在悬殊得很,他只能尽量自保,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坠入了这片花园里。


也幸好是坠入了这片花园里。


风箭手看着为花草忙碌的药草的背影,一向严肃正经的脸色似乎缓和了不少。





药草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见到风箭手了。


不知道风箭手恢复得怎么样呢,那可是我家的孩子们,治疗的能力可是一等的。药草哼着小曲,拿着剪刀,细心地为心爱的植物们剪去多余的枝叶与杂草。
突兀的,箭矢的破空声从耳边划过,药草一惊,停下手中的活,抬头看向箭矢袭来的方向。


那方向的不远处风箭手正抚摸着自己的爱弓,发现药草的目光便向他挥了挥手,“你的药很厉害。”意思大概是说自己已经恢复了吧。


药草回头,只见箭尖强有力地扎在了树干上的某一处——那里有一只虫子正在试图啃走几片叶子。他不禁发自内心地赞叹,“你的箭也很厉害啊……!”


“嗯,”风箭手坦然地收下了夸赞,接着说道,“那只箭,是我的回礼。嗯,就当做信物吧。”


“噗、友谊的信物么,我会好好珍藏的……♪”


风箭手只是看着药草有些费力地把那支箭拔出来,并没有对药草的疑问句做出回答。






药草非常珍惜地把那只箭收在了一个半透明的盒子里,却不清楚那只箭是什么信物。


好像除了他,所有饼干都知道。


那是说明此地、此人、此物,皆为风箭手所有的信物。


FIN.


————————————————

简单而言就是——药草已经是风箭手的小饼干了。
最近来找药草玩的小姑娘少了很多,药草不知道该难过人气骤降还是该高兴有空闲照料花草们了呢。(


大半夜自割腿肉,非常潦草的剧情……能看到这里十分感谢🙏
风药绿色组太可爱了,瘫。
来加好友嘛?!HBWSK8365

评论
热度(86)

© 园长好饿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