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菊耀-《记鬼先生那些事》

☆菊耀七夕企划
☆私设有
☆原创路人视角
☆全都是瞎编的,不要较真(土下座)

文/本田植物园园长☆

我家拒绝封建迷信,因此从我记事起,我便一直对身边的人瞒着我有阴阳眼这件事。不过最近总觉得要瞒不下去了。

最近我跟着家人来拜访太奶奶,太奶奶家是看起来就十分有年代感的四合院。最初我还是很新奇地在这里“探险”,结果还真的探到了不一般的险。

妈的。

这里有鬼。

还不是那种死后迷茫地在世间飘荡几天后就会被鬼使带走的鬼,而是那种不知还有什么执念而留在世间扰民(主要是扰我!!)的鬼。

就算看了十余年的阿飘也习惯不了的,更何况我还是个女孩子,我觉得我能活到这么大不被吓死真是一大奇迹。

万幸的是这…位鬼先生似乎不是什么怨灵。

我坐在床上努力压抑着嗓子里的叫声,点着床头柜上的灯,佯装热爱读书的乖孩子,却控制不住地在意着眼角余光瞥到的那只鬼魂。

应该是个男孩子,看起来很年轻,穿着红色的衣服,长而宽大的袖子在空中飘荡着。

最重要的是,他是半透明的。

-

这位鬼先生自称王耀。

王耀先生说他已记不清逝去了多久了,大约是女人们还裹着脚的时代,我这人喜欢在历史课上睡觉,靠着〇度猜想他约是千岁老人了(缠足盛行的时候是在宋朝),这么多年的鬼了难怪能和我这个没什么通灵天赋的人聊天啊。

本来请教一下王耀先生宋朝那时候的故事,可惜王耀先生告诉我他变成鬼之前的事除了他的名字都记不清了。

王耀先生是个好鬼,各种意义上的。

二十一世纪的青少年或多或少有些任性,随我一起来的小表弟好奇得很,太奶奶托人种的花草摘一摘踩一踩,猫猫狗狗逗一逗鸡蛋砸一砸,我都管不过来。我跟王耀先生埋怨过一两回后,那孩子居然不熊了,一问之下才知道王耀先生趁夜入梦把那孩子好好教育了一番。

我还见过他在太奶奶呢喃着这里痛那里痛的时候飘过去,这里听听那里看看,在太奶奶身旁念叨了些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太奶奶就不喃疼了。

“这丫头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嘛。”王耀先生笑呵呵地这般告诉我。

不过在我看来还是很惊悚的,毕竟王耀先生一头青丝,模样年轻得很;再看看太奶奶,白发如雪,满脸都是皱纹。实在难以想象。

这么一想突然有点心疼王耀先生啊,在世间飘荡的千年的岁月里,他又与多少人结识、与多少人告别呢?
后来我知道,在这些时光里,王耀先生一直惦记着的只有一人。

——一个来自东洋的阴阳师。

王耀先生是个话唠,可能上了年纪的老人家都喜欢和年轻人唠叨自己以前的光辉事迹,王耀先生估计能和我不眠不休地说上个几百年。

然后关于这个东洋的阴阳师他就和我唠嗑了三天两夜。

-

彼时王耀作为鬼已在世间飘荡数百年,上至皇帝贵族下至平民百姓,各种人的日常生活或喜或悲皆看了个遍,无聊得不行,又找不到什么有能耐的家伙让他转世。有能耐的道士可都在山上安分修行呢,这山了不得,反正王耀可上不去。至于什么民间高手啊,王耀大概是运气不好吧,遇上的坑蒙拐骗的骗子倒是不少,装作神医胡乱害人之类的家伙一个个都被王耀吓跑了。

不过还是很感谢这些骗子的,要不是他们王耀还吃不到香火呢。他一个鬼又不修仙,本来就很爱人间美食(这是真的,他还手把手地指导我做饭,虽然过程有点惊悚…上身什么的…不过味道真是人间绝味),叫他只吸收天地精华还不得腻死。

话说那是午夜时分,王耀惯例躺在树枝上,与月光及树叶为伴,俯瞰入夜后各家各户的人们的模样。

“请问,您是妖怪吗?”

略显青涩的少年音突兀地从树下响起,惊得王耀差点儿从树上掉下来。

阴阳师就这么出现了。

少年身着纯白色狩衣,明亮的眸子里有一缕棕色流转,仰着的脸上满满都写着认真。

月光穿透了王耀的身影,仿佛给他上了一层白色的滤镜,鬼坐在树枝上笑得开心。

“噗……什么妖怪啊,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良民,是一个好鬼喔。”



阴阳师名叫本田菊,以花为名,倒别有一番雅致。此次是随修习阴阳术的家人跋山涉水前来拜访传出阴阳这个概念的国家,说是拜访,大概也是拿个拜访的名头带年幼的小阴阳师们来实战演练的。

本田菊天赋异凛,是本田家的重点培养对象,日常便是读书、学习、练习、实战,几乎没有什么与同龄人玩耍的时间。似乎是因为这个,他整个人的气质与其他少年格格不入,性格也学着大人圆滑得很。

不过孩子到底还是孩子,王耀成为了他几乎是唯一的玩耍对象。

为啥?因为家里人认为这个鬼是个很好的锻炼对象,可惜本田菊还没有那个能耐收了王耀。

不过本田家似乎有这个能耐。

自从本田家来到这里住下后,附近的诡事渐渐少有发生了,不知是否是本田家发生过什么,他们似乎对魑魅魍魉恨之入骨,遇上一个灭一个。

至于王耀,有本田家宠爱的少爷护着呢。

不过就算如此,王耀也渐渐唉声叹气起来了。

“我说你家也不用赶尽杀绝到这个地步吧……可怜的孩子们哟。”

王耀算是这片地区除了一些已孕育出灵的古树外最年长的非人类了,附近的妖魔鬼怪遇上他还要叫声爷爷呢,王耀无聊的时候也只能逗逗他们玩了。

可本田家一来,连这乐趣都没有了。

“我说你啊——好歹也是你家的大少爷吧,不能劝劝他们吗?”王耀咬着一根草,飘在空中,兴致缺缺地看着本田菊。

后者正趴在石头上,用赤色墨水在黄色符纸上一遍又一遍地画着奇怪图案。闻言他手上一顿,有些心不在焉地应了声:“在下会谨慎考虑的。”

-

“然后他好像是嫌我吵,就给我贴上了这个,太过分了好痛的诶——”

王耀先生一边埋怨着,一边从长袖里捻了一张泛黄的纸给我看。纸也是半透明的,上面用红笔歪歪扭扭地写了个“噤”字,纸上还有不少裂痕,看起来好像一捏就会碎成渣。

等等。什么,王耀先生居然把这张符纸留到现在吗?
王耀先生没把符纸递给我(可能是因为我本来也碰不到吧)就小心翼翼地收回去了,嘴里还不忘咕哝着:“他连我说话都要管,阴阳师了不起啊可恶,要不是我是鬼我一定要好好教育他——”

可是王耀先生,我觉得很明显啊,本田菊先生似乎是,除了您,谁的事都不想过多插手呢。

不过这么说出口的话,估计又要听一轮王耀先生的说教吧。

-

“耀君,您不想有一具身体么?”

某一天,本田菊这般问道。

回答是肯定的,不过比起这个王耀更好奇的是另一件事:“虽然说想要,不过你要怎么……等等?”他神色一变,从树上飞快下来,“你该不会做了傻事吧?!为了尸体?!”

本田菊被这气势嚇得后退了两步,“在下并不会做这等脏手之事。”见王耀松了口气,他接着说,“这是我家中的一些小术法罢了,借助这样的纸片人以及一些灵力,应该是有办法让耀君……再得肉身的。不过只有一会儿就是了。”他斟酌了一下用词。

不过显然王耀并不在意这一点,他期待地在本田菊面前双手合十:“太好啦,就拜托你了小菊!”

他已经想好得到身体之后要做什么了,首先是大吃特吃,然后是去大街小巷上和小孩子们好好玩耍一番,还有和小菊一起干杯……噢小菊还是未成年了,那就呷茶赏月也不错啊!

王耀一边这么在心里打着算盘,一边在边上看着本田菊在地上画着奇怪的阵法。按照本田菊的指示站…飘好,接着看本田菊将一个模样可爱的纸片人放在一边,再听本田菊念叨着奇怪的术语,看他在空中画着奇怪的图案——

(王耀先生说那会儿发生了什么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一恍神间纸片人就消失了,而他也终于有了身体,虽然只是暂时的,不过他也很高兴了。王耀先生似乎很怀念那个感觉呢。)

王耀得到身体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学着外面的大妈们跳广场舞,还美名其曰是锻炼一下久违的身体。

本田菊闻言也不禁失笑,“恭喜耀君,耀君开心就好了,还有……呃……”

耳边,本田菊的声线有些颤抖。

“嗯?”

王耀循声转过头时嘴角还是弯的,因为兴奋眼睛都炯炯有神,而这双眸子里现在倒映着的是少年尚未有清晰轮廓的脸。

双唇相印。

王耀愣着。

他告诉自己,是因为刚得到肉身还不太习惯,所以才这般呆滞,所以才没有躲过。

虽然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是冷的,但是唇上,与他相接的那一处的触感,是温热的。

只是蜻蜓点水一样的轻吻。

“小菊?”

待王耀反应过来时,本田菊已红着脸溜到不知哪里去了。

得到肉身之后灵体的优势也没有了,例如和路过的小鬼交谈、直接穿墙之类的动作都做不到。

因此也找不到小菊啊。

王耀有些失落。

这算什么,这孩子不懂得什么叫做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吗?

不能和你一起的话,那这副身体又要来做什么呢?

-

鬼知道本田菊先生又用了什么奇怪的阴阳术来躲他……噢,鬼也不知道。

这两个人也太不坦率了吧。

少年情怀总是诗,我应该能理解一些吧。

这么想着,我给王耀先生又上了一柱香。王耀先生十分满足地深吸了一口气,又接着给我讲下去了。

-

等他们再次见面的时候,却将要离别了。

依然是那棵树下,只是这一夜的月光被层层乌云挡得严严实实的。

一片黑暗中,气氛压抑着。

王耀在树上坐着,怀里还躺着张小纸片。

本田菊在树下站着,握着的拳松开,又再次握上。这样循环了几回,他终于忐忑开口:“耀君,在下要随家人回国了。”

“这么突然?”王耀说出口后就反应过来,自那次…那件事之后他们已少有见面,于是急忙改口,“然后你现在才来找我吗?”王耀幽幽说着,眼神撇向了一边。

本田菊咬着唇纠结着什么,“家中发生了一些事,实在抽不开身,不过……
“不过在下以后一定会来找您的,到时候,您可别逃了——”

他的声音逐渐坚定而有力起来。

“好,我便在这里等你!”王耀起身,纵身跃下,“数十年,数百年,你若是不来,我就让你走后在那边过不好,好歹我王耀也是个资深老鬼了!”

(王耀先生总是在奇怪的地方闹脾气,我问王耀先生为什么不干脆跟着他去日本玩玩呢,王耀先生居然回答我那时候要推行闭关锁国了,作为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不能擅自出海啊,简直让我哭笑不得了。

后来我查了资料,阴阳师是在明治时代、大概是清朝期间销声匿迹的,我想本田先生家确实是有些不得了的麻烦,不过我没敢告诉王耀先生。)

王耀是个守承诺的人,还真就在这里等上了——他们相遇,相知,相爱(这是我的理解,当然王耀先生本人并不承认)的这棵树上,这个月下。等到送走了一波又一波的孩子们,等到附近的森林被砍伐得所剩无几,等到面前高楼耸立人来人往,却还没等到那个故作老成的可爱少年。

但他还是等着。

“毕竟说定了呀。”

-

故事算是告一段落了。

他讲完这些事的时候,我还在咔呲咔呲地嚼着薯片,末了还不忘舔舔手指上遗留下的酱汁。

其实有点心惊胆战,某只鬼望向这里的眼神简直像是想把我吃了。

得,王耀先生嘴馋了。

我叹口气,“王耀先生,要我烧给你么?”

回答果不其然是小鸡啄米式的点头。

于是我带着存货不多的薯片来到了院子里。上香,点火,烧。然后就会看见王耀先生手中多出一份透明的零食袋,而王耀先生飘在香火后快乐享用现代零食。

我则坐在地上,望着天空发呆。说起鬼神妖魔阴阳师道士之类的东西,放到现在,基本上都算封建迷信了,如果没有能看到他的我来这里,没有香火的王耀先生怎么撑住呢?

——那个阴阳师,怎么还不来呢?

鸟儿的喧闹声卷走了我的思绪。我呆呆地仰望着,月光倾撒在夜幕上,照亮空中的一行鸟儿,有组织有纪律似的,整整齐齐地划过天空。可是正直盛夏,总不可能是什么鸟儿迁徙吧?

“好多鸟啊——”我下意识地发出感叹。

“那些鸟儿啊,是鹊吧。”王耀先生果然博学,一眼就看出来了,我想回头夸夸他,却看到他在空气中打坐似的飘着,抬着头望着天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看起来好像一座桥呢。”

王耀先生这是在想什么呢?于是我也忍不住思考起来。

那不是鹊桥嘛,好像是传说中能让有情人相会的玩意呢。

说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来着?

不容我思考,耳边已响起了叩门声。

“在下本田菊,冒昧打扰了,我家中有些阴阳方面的知识,方才发现您家里有些不祥之物,请问您家中是否有出现什么异样之处呢?”

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低沉磁性的嗓音穿过门缝来到庭院里,莫名地显得空灵,仿佛又把人带入了那个年代,性格还很孩子气的年轻的鬼与尚且青涩又稚嫩的阴阳师间的种种,话本里离奇又有趣的故事仿佛已在眼前浮现,而未完的故事将在此刻续上。

我不可置信地倒吸一口凉气,不可否认自己心中隐隐生出了一丝期待。

“孽缘。”

我听见王耀先生语气不善地哼了一声,回头却见他笑弯了眼睛。

FIN.

——————————————————————

好像能和七夕扯上关系的就是鹊桥吧()

兜兜转转又见面了,结尾处的菊就是转世后的了,好像明治时代阴阳师就销声匿迹了,所以这里设定现在的菊是只会一点点阴阳术的阴阳师后代。

鹊桥啊,可是让有情人得以相会的玩意呢。

评论(17)
热度(54)

© 园长好饿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