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药-《当风过境》

☆是黑弓和黑药☆(亮亮预警)
☆非 常 O O C 请 谨 慎 食 用☆
☆短打。

文/俟华

药草现在非常生气。


但他当然不会被其他小饼干看出来他在生气,毕竟他一直以来都是保持着这样的笑容的。就算是经常光顾他的花草茶店的那些客人们见到现在的他,也会笑着打上一声招呼,只是回身的时候觉得气氛不太正常罢了。


要说药草为什么非常生气?请耐心地往下吧。


风箭手最近所到之处皆刮着一阵大风。要形容得确切一些的话,那是十级台风——大树被连根拔起,摔在地上断成两截;花花草草就更不必说了,无一幸存,地面上都是花瓣的碎片草叶的残渣。


而这阵风刮过了药草的花园。


在药草看来这已不是花园了,是地狱。


这里,横尸遍野。枝与叶混杂在一起,脆弱的花瓣散乱在四方——看着这座废墟任何人都可以想象出曾经生机勃勃的景象,可惜那美景已然消逝了。


药草久久凝望着这片废墟,仿佛听到了那时她们的哀嚎,她们的惊叫,她们的恸哭。


可药草依旧微笑着,如同往常带着他的药壶来这里那般,轻声道,“阳光真好啊。”


然后他在这阳光下,收拾起他心爱的孩子们不堪的尸体。


若此时有哪块小饼干路过,定然会诧异万分,诧异这明明万里无云的天气、堪称炙热的阳光,怎么照到药草身上仿佛降了温度似的。或者说,在阳光的照耀下,药草眸子里冷冽的寒意愈加森然得令人窒息。

-

“风箭手大人,来一盏花草茶吧。”

这里是树林深处,漆黑一片,简直异常。药草不在意这些,花草茶店今日没有开门营业,他却还穿着那一套制服,手中稳稳地端着银盘,银盘上只有“相依为命”的一对茶与壶。


他慢悠悠的脚步随着他开口止住了。面前的路被漆黑的光芒照亮,风箭手端坐在中央,漠然抬头,蒙在双眸上的漆黑的布上紫色的花纹亮起,仿佛是他在用目光询问“有何贵干”。


穿越这凶险的深林只为给他递一盏茶么?


药草笑笑不语,这是他一贯以来不想回应时的做法。风箭手一头雾水,但还是起身迎上来。


药草盯着风箭手利索地接过那杯花草茶一饮而尽,“一如既往的美味吧?毕竟是出自我的手呢。”


“当然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您。”药草没等风箭手应声接着说道,他说着后退了半步,嘴边的笑容似乎都带了些冰霜。


“很美味吧?用您亲手肆虐的,美丽的花瓣与草叶的残肢,沏成的茶。”


愈阳光的人,生气时便愈加冰冷。


风箭手伸手把蒙在眼上那碍事的玩意扯了下来,垂眸端详了手中茶一会儿,茶水清澈,泛着好看的碧色,花瓣与草叶的碎片本在杯底沉淀着,却因他方才的动作而在水里飘荡起来。他突然感到熟悉,这纷纷扬扬的样子,如同那一日他乘风离去,心血来潮地回首一暼,目睹到的残象。


但是此时此刻比起回忆那不复存在的景色,还是眼前这块小饼干他比较感兴趣。


“嗯。很美味。”风箭手漫不经心地开口,雪白的眉扬起,衬得他的眸子愈加漆黑——不,或许形容为空洞更为恰当。他的空洞的眸子里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思绪,深不见底,也许根本就没有底,但这眸子像黑洞似的,药草就是被这眸子吸引了,虽然里面根本连他的倒影都映不出来。


“你也很美味——”风箭手面无表情地说着,以近乎捕猎的气势扑了过来!

“!!”药草本能地后退,只是以他的速度怎么可能躲得过风箭手这个传奇呢?


漆黑的森林深处响起了玻璃破碎的声音,当然,没有被任何人听到。

漆黑的翅膀扑棱扑棱地,在不知不觉中张开,又将两人劳劳地裹紧,只有几支羽毛落了下来。这里又陷入了无边黑暗,原来这漆黑的光芒是风箭手控制自己额上的宝xin石zang发出的。


寂静的黑暗里,只有羽翅扑棱的声音。

-

风箭手搭弦拉弓的指尖,既没有仁慈,也不带一丝怜悯。

现在这指尖抚上了面前这块——大概是他心爱着的——小饼干的温热的脸颊,带着暂且不明的意味。


——…您这是报复。


——若吾说不是呢。

FIN.
————————————————————
他俩在风弓的翅膀里亲亲。((((

感谢阅读。

哎我到底有多喜欢这俩小饼干亲亲啊可我觉得他们真的好可爱快点结婚但是上床的话好像只能到亲亲的程度??在我心里风药就是特别童话风格那样的美好的一对
所以真的很OOC啊这篇,(土下座。

但是我写得很爽。风药怎样都好好嗑啊。

最后,国庆(假期)快乐!wwwwww

评论(2)
热度(87)

© 园长好饿啊 | Powered by LOFTER